快捷搜索:

古代历史

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 > 古代历史 > 周恩来阻止蒋毛会晤之密,设置情境

周恩来阻止蒋毛会晤之密,设置情境

来源:http://www.irgrl.com 作者:金沙城中心 时间:2019-08-31 01:04

蒋介石打了3封电报,邀请毛泽东到重庆共商国是。他对毛泽东来渝的态度,我认为经过了3个180度的变化,即“诚恳忍耐、拘留审判、授勋礼送”。

图片 1

设置情境,换位思考,还原真实的历史细节

图片 2

蒋最初决定的接待方针是“诚恳忍耐”。蒋表示要诚恳地接待毛泽东。蒋估计到时毛会提出比较高的要求,所以他说要忍耐。毛泽东到了重庆以后,中共提出的条件有些蒋介石是赞成的。

蒋介石打了3封电报,邀请毛泽东到重庆共商国是。他对毛泽东来渝的态度,我认为经过了3个180度的变化,即“诚恳忍耐、拘留审判、授勋礼送”。

《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对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部分相关内容要求如下:“概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主要史实,认识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伟大意义”。乍一看,如此笼统的课标要求着实令人无所适从,以人教版为例,它竟然可以指导教师去完成必修一第14课至17课共四节课的全部教学内容,宏观性极强。带着不解,在细细品味之后总还是觉得,课标如此要求必定还会有另一番新意,在读到了下面的文字之后,竟然豁然开朗。《高中历史课程标准》规定:普通高中历史课程的设计与实施有利于教师教学理念的更新,有利于教学方式的转变,倡导灵活运用多样化的教学手段和方法,为学生的自主学习创造必要的前提。

提到蒋介石与毛泽东会晤,人们就会想起1945年8月蒋介石三次电邀毛泽东赴重庆,毛泽东欣然接受邀请,偕周恩来等赴重庆谈判的事。少有人知的是,在1942年的国共谈判中,蒋也曾向中共方面表示,说他很想与毛会晤。只是,由于种种原因,蒋介石未能如愿以偿。

比如第一条,中共表示要为实现三民主义而奋斗;第二条,承认蒋委员长在全国的领导地位。

蒋最初决定的接待方针是“诚恳忍耐”。蒋表示要诚恳地接待毛泽东。蒋估计到时毛会提出比较高的要求,所以他说要忍耐。毛泽东到了重庆以后,中共提出的条件有些蒋介石是赞成的。比如第一条,中共表示要为实现三民主义而奋斗;第二条,承认蒋委员长在全国的领导地位。 但是他不接受军队的改编数字。抗战胜利以后,当时全国的军队编制是100个师,中共提出要48个师的编制,蒋介石觉得太多,称顶多给你12个师。蒋介石在日记里就是这么说的。后来蒋介石作出退让,表示可以给中共20个师的编制。中共还提出一个要求,即山西、陕西等5省的省政府要由中共来组织,天津等市的副市长由中共党员来担任。蒋介石认为毛要求太高,所以马上转变方针变成了“拘留审判”。

原来如此,教育是与市场经济的步调一致的,宏观调控即为简政放权,这种新意实际上就是为了解开教师头脑中旧思想的束缚,让我们能够从实际出发,设置情境,甚至换位思考,以还原最真实的历史细节,并使学生能从中有所感悟。就拿第17课第一 子目前两个自然段“重庆谈判”来说,课文中内容浅显,课标中毫无提及,但这决不能成为影响我们对历史问题进行深入探讨的借口,更不会影响到学生思维能力的培养及其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形成,因此可以说“我的课堂我做主”的时代已经到来了。下面就让我们通过几段材料来分析并还原一下当年重庆谈判的真实历史面目。先来看这一段:

1.国共两党重开谈判大门

图片 3

蒋介石想把毛泽东扣下来,然后交给法庭审判,蒋在日记里已经开始起草中共的所谓罪状,列了十几条。他还说:“如果我不拘留毛泽东,不加以审判的话,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先烈。”但是他又担心,如果把毛泽东拘留审判,美国和苏联不会赞成。美国大使赫尔利对毛泽东的安全作了保证的,并且亲自到延安去迎接毛泽东。蒋估计反应最强烈的是苏联,可能会采取两个行动,一是拒绝交还东北。抗战胜利前夕,苏联红军打败了日本关东军,占据着中国的东三省;二是苏联可能会从新疆过来打中国。蒋介石反复掂量,最后决定了新的方针。我概括成4个字:第一,“授勋”。抗战胜利了,国民党、国民政府给抗战有功人员每人颁发一枚“抗日战争胜利勋章”。蒋介石决定给毛泽东也授一枚抗战胜利勋章;第二“礼送”。在毛泽东离开重庆的时候,蒋介石派张治中、陈诚为代表,客客气气地一直把毛泽东送回延安。这就是毛泽东在重庆停留的几十天里,蒋介石对他的3次态度转变。

1945年抗战胜利了,蒋介石给毛泽东打去了三封电报,邀请毛泽东到重庆共商国家大事。毛泽东去了,蒋介石考虑要怎么样接待毛泽东,他开始决定的是,四个字方针“诚恳、忍耐”。……毛到了重庆以后,通过周恩来表示了中共方面的意见, ……蒋介石很生气,觉得毛要求过高,觉得毛是狮子大开口,所以马上转变了接待方针,转变另四个字,大家想不到,是“拘留、审判”,蒋想借毛到重庆谈判机会,把毛扣下来,然后用法律去审判他。蒋就想,如果把毛扣在重庆的话,美国人可能不答应,因为当年是美国人保证毛的安全,毛才到的重庆。但是蒋想,美国人不答应好说,蒋还估计到,苏联可能不答应,为什么?因为本来毛不想去重庆,是斯大林连续打了几封电报给毛,说你一定要去。现在把毛扣了,蒋估计有两个可能,第一,苏军当时占领了中国东北,有可能苏联拒绝撤兵,另外一个可能,苏联红军可能占领新疆,打中国的西北。蒋想我把毛扣下来,即使苏联采取这两个举动,也没关系,也值得。想来想去,蒋还是不踏实,最后蒋又决定了新的四个字的接待方针,大家更想不到,第一,“授勋”。抗战胜利了,国民政府、国民党给抗战有功人员每人发一枚 “抗日战争胜利勋章”作为嘉奖。蒋介石决定给毛泽东授一枚抗战胜利的勋章。第二,“礼送”,派飞机,派张治中为代表,彬彬有礼把毛送回延安。

1942年夏,经过前段时期严重军事、政治冲突的国共紧张关系又出现缓解。7月中旬,驻重庆中共代表团领导人周恩来向国民党方面提出,希望能同蒋介石作一次面谈。7月21日,蒋介石会见了周恩来。

那么蒋介石为什么放走毛泽东?按照蒋的说法,他是希望用这个方式来感动中共、感动毛泽东。但更重要的,我想是因为蒋介石担心苏联和美国的反应。还有,蒋担心中共的军事力量。毛泽东去重庆之前是做了准备的,他告诉党内同志:我到了重庆有可能会坐班房,也好,我可以借这个机会读点书。毛还跟刘伯承、邓小平讲,你们给我好好地打,你们在战场上打得越好,我在重庆就越安全。毛的布置蒋介石当然不知道,但是中共已经拥有180多万的军事力量,这个蒋介石是明白的。如果把毛泽东扣下来,那不是逼着中共跟自己较量吗?

──杨天石《你所不知道的蒋介石》

8月14日,周恩来又一次见到蒋介石。周恩来就国共之间悬而未决的一系列遗留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蒋介石听了,表示说,抗战后国共两党虽又团结合作,但双方在许多问题上难取得一致,问题之多,积重难返,非一两次谈判就能解决。他说迫切希望能与毛泽东好好谈一谈,地点可以选择在西安。

把毛泽东送走的当天,蒋介石在重庆林园官邸散步,他想,把毛放走了,这个事情究竟对还是不对?然后他在日记里写了两段话。他说:毛泽东这个人阴阳怪气,绵里藏针,不好对付。后面又说:我料定毛这个人不能成事,他终究不可能逃出我的“一捂”。“一捂”是他的原话,也就是说蒋介石有这个准备,将来会用战争解决问题,毛最终不会逃出他的掌心。

这段材料是杨天石先生在赴哈佛阅读了《蒋介石日记》之后在其所著文章中所阐述的内容,基本上再现了《蒋介石日记》的原貌,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蒋介石对毛泽东态度的心理变化历程,即由“诚恳、忍耐”到“拘留、审判”再到“授勋、礼送”。 其中由“诚恳、忍耐”到“拘留、审判”这一变化的主要原因在于其认为毛泽东的要求过高,其实质则是要坚持国民党的一党独裁地位;而由“拘留、审判”到“授勋、礼送”的原因,则不仅包含了其要表现出领袖的风度,更是考虑到了美苏两大国的因素。总之在整体上,显现出了蒋介石犹豫不决的临场状态。其实这本身并不符合蒋介石的性格,蒋也绝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换位思考一下,我觉得不过是由于背后的推手过多,蒋临时乱了方寸而已,但这却是一个致命的错误。我们可以通过另一段材料来加以佐证:

蒋介石要会见毛泽东,事关重大。周恩来感到既意外又突然:蒋介石惯于目空一切,动辄以“领袖”自居,他主动要会晤毛泽东,是他一贯坚持的反共立场有了变化?或是出于团结诚意,真如他所言,想通过会晤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蒋介石是不是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周恩来一时搞不清蒋介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随即答复说:他将尽快向延安方面报告,一有答复即转告。

蒋介石后来失败了,他后悔没有呢?蒋介石是个喜欢反省的人,他每周有《本周反省录》,每月有《本月反省录》,每年有《本年反省录》。蒋介石在大陆兵败以后,当然要反思为什么会失败。他在1950年的日记里面列举了13条原因,认为就是这13个方面做错了。他讲到了外交、经济、军事等方面失败的原因。最后一条原因,他说,我们没有能够很好地宣传和贯彻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我个人认为,这一条让他多少悟出了问题的本质,这是蒋介石在大陆失败的最大的原因。当然,蒋介石知道自己很独断。他不是“独裁”是“独断”。但他将失败的主要原因归于没有很好地贯彻民生主义,说明蒋介石是一个高度自信的人,也可以说蒋介石是一个以个人为中心的人。

他所形成的判断是:“国民党实行独裁的劲不大,像灰尘一样可以吃掉的。” 回到延安后,毛又说蒋:“没有重心,民主或独裁,和或战。最近几个月,我看他没有路线了。我看,现在是有蒋以来,从未有之弱。兵散了,新闻检查取消了,这是十八年未有之事。说他是坚决反革命,我看不见得。”

当日,周恩来致电毛泽东报告情况。周恩来分析说:蒋介石欲见毛泽东的目的“未可测”。对于如何答复蒋提出的要求,周恩来提出两个办法:一是以林彪作为毛泽东的代表,赴西安见蒋;二是要求蒋带周恩来至西安,然后让周飞延安,再偕一人回西安见蒋。这既体现出中共对蒋的尊重,也有助于通过进一步接触摸清蒋的真正意图。

──单世联 《胡乔木回忆毛泽东》

2.周恩来认为时机还未到

尽管在军事上,毛泽东及其领导的军队不如蒋介石实力强大,但是在这一次国共两党领袖面对面的交锋中,毛却占了先机。从材料中我们不难看出,其最大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一眼洞穿了蒋介石当前的状态,即在美国的压力之下走美式民主道路,如舆论自由等,却又心有不甘还想专制独裁,结果这一切被毛泽东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终于铸造成一件制胜的利器,这便是信心。其实在毛泽东的背后也有推手,这便是苏联。在这一期间,苏联对中国做了什么呢?我们再来看一段材料:

毛泽东得知蒋介石要与他会晤,也认为是大事。他分析认为:国民党从1939年颁布限制异党活动办法后,于1940年初和年底前后发动两次反共高潮。中共抱着团结忠诚,始终以民族大义为重,坚持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1941年初,在皖南事变中新四军遭受惨重损失情况下,共产党仍忍辱负重,仅展开了对国民党的政治斗争。共产党不过分刺激国民党人,目的就在于求得和国民党改善关系。在不久前,中共发表为纪念“七七”抗战5周年宣言,重申“拥护蒋委员长领导抗战”。宣言发表后,在大后方各界引起了积极反响,这也有助于减轻国民党人对共产党的敌视程度。蒋介石要会见中共领导人,可能是他对中共所作的一种积极回应。

对共产党也有教训,因为跟国民党的这个谈判,毛泽东本来就不想来。……后来他来了,因为是斯大林强迫他来,斯大林化名为菲利波夫,两次打电报到延安说你必须去,现在美苏两国还是盟国关系,不希望中国爆发内战,说你必须到重庆去,说毛泽东的安全由美苏两国负责。……一直到1960年毛泽东还跟苏联大使尤金抱怨,说当时我们根本就不愿意到重庆去,我们要夺取全国政权。就是斯大林非要我们去,说如果不去,如果中华民族再打一场内战,这个民族就要毁灭掉了。他非常愤愤不平。蒋中正也不平,蒋中正在60年代发表《苏俄在中国》书里面有提到,他说抗战胜利的时候,美国强迫我邀请毛泽东到重庆来,结果我们既没有取得和平,又没有得到战争的胜利,完全失去这个江山了。我觉得对中国最大的一个教训就是,我们这样一个国家,5000年的文明,……如果中国人不能自作主宰,哪怕有一个盟国,哪怕是真心为中国好,那也要给我们带来灾难的。

毛泽东与中央其他领导人进行磋商,认为:蒋既提出要会晤,断然拒绝,显得中共缺乏团结诚意,会为蒋拒绝解决中共提出的政治悬案和加紧反共造成口实,且容易引起大后方的各界民主人士的误解,使共产党陷于被动局面。因此,毛泽东于8月19日致电周恩来,电文说“依目前局势,我似应见蒋”。

──王康《重庆谈判以失败告终的历史启示》

周恩来觉得会晤有风险。19日复电说:“目前……虽有以政治解决趋势,但具体问题尚未谈到,且实行压迫一无减轻,而会晤地点又在西安,因此,蒋会晤似嫌过早。”周建议说:最好派林彪或朱德“先打开谈判之门”,如蒋约林或朱来渝,也可答应,“以便打开局面,转换空气,一俟……有眉目,你再来渝便可见渠”。

从材料中我们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日本投降后美苏并不想中国发生内战,但是两大国无疑又都采用了大国强权的手段来帮助中国实现和平。其时,苏联还不想和美国把关系搞僵,也不想和蒋把关系搞僵,因为苏联当时实在是对中共缺乏信心,万一中共失败怎么办,还是给自己留条后路吧。而美国则希望中国走美式民主的道路,在美国看来,只有美国式民主才是世界上最好的政治模式,美国有理由把它推广到整个世界。不管出于怎样的考虑,两大国还是都打出了“为中国人民着想”这张牌,至少在道义上占了先机,它们也确实为中国人民着想了,然而却又都忽视了一点,那就是中国国情。因为按照毛和蒋的意思,直接过招就是了,还啰嗦个什么?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先发挥了作用,催促蒋邀请毛谈判,而苏联人也极具智谋,知道如果毛不去,责任就会由中共来承担,因此才有了斯大林电催毛泽东赴渝一事的发生。

毛泽东采纳周恩来的意见,他于8月29日和9月3日先后致电周:中央已决定先派林彪见蒋谈判,根据会谈情况,再确定我去西安时间。毛特别指出:根据目前局势,“我去见蒋有益无害”。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蒋介石比毛泽东要顺从的多,但是过于依赖美国的蒋即使后来获得了大批美国援助,最终也难逃失败的命运。如果说蒋在坚持独裁和实现美国式民主之间摇摆不定的话,那么毛则要灵活得多,其既坚持了自己的方针,又表面上顺从了苏联的意愿而取得了苏援,并最终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看来,人终究是要靠自己的。

周恩来决意打消毛见蒋的念头。9月5日,他复电说:见蒋时机不成熟,蒋对人“包藏祸心”,局势也“非对我有利”。鉴于英、美需要中国拖住日本,苏联需要对华让步,蒋介石与英、美、苏关系有了改善,他可能认为目前正是解决共产党和陕甘宁边区的好机会,甚至还会以为中共纪念“七七”宣言已表明中共向他屈服。毛如与蒋会晤,蒋还会利用这件事“打击地方和民主势力,以陷我于孤立”境地。

重庆谈判是中国历史上国共两党之间的一次政治交锋,而“军事是政治的延续”,因此在谈判桌上解决不了或者貌似解决而实际上悬而未决的问题,最终都是在战场上解决的。纵观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程,客观的讲就是两种救国方案的大比拼,即以蒋介石为代表的“精英型”救国方案和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大众型”救国方案的较量。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深谙中国国情,在各种力量纵横交错的情况下,能够借力打力、顺水推舟,终于实现了新中国的崛起。

在电报中,周恩来还分析了蒋介石要会晤毛泽东的可能目的和出现的情况:一是“表面和谐,答应解决问题而散”。二是“约毛泽东来渝开参政会,借口留毛泽东长期驻渝,不让再回延安”。周恩来指出:“此着万不能不防”!但周恩来提议说:在林彪前来见蒋后,要注意“勿将话讲死,看蒋的态度及要解决的问题,再定毛是否出来”。毛泽东采纳了这一意见。

一节课只有短短的四十分钟,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学生清楚地了解某一历史大事的来龙去脉并形成自身的认识,实际上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那么化整为零又何妨?对于一些有深入分析价值的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多花点时间研究一番又有何不可呢?《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已经给了我们一个创作的空间、一个还原历史真相的平台,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进行一些思考,把错综复杂的历史现象剥茧抽丝,编织成一幅瑰丽的历史画卷。

3.中共派林彪见蒋探虚实

随后,延安方面即安排林彪去重庆。为免使蒋介石生出戒心,毛泽东于9月8日致电周恩来特别交代,说:“林彪见蒋时,关于我见蒋应说我极愿见他,目下身体不太好,俟身体稍好即可出来会见,不确定时间。”毛还就国共谈判时共产党应采取的原则问题作了说明。他说:“目前似已接近国共解决历史悬案相当恢复和好时机,对于国民党压迫各事,应极力忍耐,不提抗议,以求悬案之解决与和好之恢复。”

10月7日,林彪由延安飞抵重庆。13日,林彪先与国民党谈判代表张治中接触,并在他的陪同下见到蒋介石。林彪与蒋介石有着在黄埔军校时的“师生”关系。蒋介石对林彪表现得很热情和客气。林彪首先说:本来是毛泽东准备前来的,毛泽东很想与委员长作一次会谈。只是在最近患了伤风,只好派他作为毛泽东的代表先来。蒋介石听了,是否猜出这是托词,不得而知。但他还是请林彪转达他向毛泽东的问候。

接着,林彪就谈起敌后战场上抗日艰苦情况,蒋介石表现得较感兴趣。但当林彪提到华中新四军番号被撤销,合法政治地位被剥夺问题时,蒋介石马上打断林彪的话头,说:“你以后不要提新四军了,你是我的学生!”这话无疑表明了蒋介石反共的本质根本未改。林彪继又提起停止全国军事进攻等“三停三发两编”问题。话不投机,蒋介石显得很不耐烦,频频看手表,与林彪草草结束了谈话。

其后,周恩来、林彪屡次与国民党有关代表交谈,但对方缺乏谈判诚意,总是采取敷衍态度,一旦涉及具体问题,谈判即告中断。在谈判期间,蒋介石再也不提要会见毛泽东的事。直至国民党又一次发动反共高潮,两党谈判大门再次关闭。

蒋欲与毛会晤,仅是1942~1943年国共谈判中的一个插曲。事实表明,1942年前后,国共两党从根本上改善关系的时机并不成熟。如果毛与蒋会晤,很难预料会出现何种结局。周恩来力阻毛与蒋会晤无疑是正确的,他纯粹是出于对党的领导人的爱护。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发布于古代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周恩来阻止蒋毛会晤之密,设置情境

关键词: 金沙城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