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名族习俗

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 > 名族习俗 > 我墙都不扶,你还记得三角地菜场上有所小学吗

我墙都不扶,你还记得三角地菜场上有所小学吗

来源:http://www.irgrl.com 作者:金沙城中心 时间:2019-09-24 09:27

原标题:我墙都不扶,只服上海人买菜 ∣ 该去 · 游

原标题:视频|上海有腔调之“小菜场”里的老上海风情(杨华生)

核心提示: 柴米油盐里才有真英雄。这些拎着小拉车在清晨赶车的上海爷叔们最懂得,计划好家里的日用开销,以及照顾好家人们的胃,才是生

摘要:很多人知道三角地菜场。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890年,当时的工部局在现今的塘沽路、汉阳路、峨眉路这三条马路相交处,搭建了一个颇具规模的木结构室内菜场,这就是后来著名的三角地菜场。1916年,工部局又将菜场重建为二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底层为蔬菜市场。但很少有人知道,三角地菜场楼上,还有过一个小学

图片 1

图片 2

柴米油盐里才有真英雄。这些拎着小拉车在清晨赶车的上海爷叔们最懂得,计划好家里的日用开销,以及照顾好家人们的胃,才是生活的智慧与本色。

图片 3

作为一个北方人,我的前20年人生经历里,每次去菜市场都是两手空空而去,大袋小袋、拎到不能再拎为止才回家,直到听说了上海人民的买菜方式……

本周,三生继续携手上海音像资料馆、上海音像行业协会,共同为您带来《上海有腔调》系列。今天为您介绍的是杨华生的“上海说唱《小菜场》。

2018年10月的一个周六,早上6点,七八个拎着购物推车的爷叔在长乐路淡水路坐上了198路首班车。

图片 4

图片 5

小菜场

公交车沿着淮海路行驶,6点10分,当沈志军在第三站淮海中路陕西南路上车时,车上的空位已经寥寥无几。走道里摆满了小拉车,有红有蓝,花花绿绿。

凡是老上海的人,都知道在虹口区的吴淞路汉阳路口,曾经有个著名的小菜场,叫三角地菜场。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890年,当时的工部局在现今的塘沽路、汉阳路、峨眉路这三条马路相交处,搭建了一个颇具规模的木结构室内菜场,这就是后来著名的三角地菜场。1916年,工部局又将菜场重建为二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底层为蔬菜市场。1949年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三角地菜场始终是上海占地面积最大,经营品种最全,服务设施到位的室内菜市场。

what?还有这种操作?感觉我眼前浮现出的是鲁提辖“要十斤精肉,切作臊子,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再要十斤都是肥的,不要见些精的在上面,也要切做臊子”的画面,这真的不是来找事儿的吗?

生活中的“小菜场”

虽然这些小拉车的主人多数是到了退休年龄的爷叔,但整个车厢里弥漫着一股小学生集体郊游的愉快气息。大家谈论着菜价、房价和最近的新闻热点,打发着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家曾经的著名菜场的楼上,却是家小学----峨眉路第二小学。笔者当年读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就是在这所菜市场小学上的课。

后来身边认识了几个上海朋友后才知道,这大概算是他们的性格使然,上海人大多生活精致又会打算,这种味道在小菜场里体现的最为淋漓尽致。(插一句,感觉鲁提辖的要求如果发生在上海,可能就不会有拳打镇关西的事了。)

图片 6

夹在小拉车中间的,还有拎着电动滑板车的代驾师傅,他们送好清晨最后一个“喝高了”的客人后,总算能下班回家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光荣妈妈”的原因,许多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但由于学校数量少,就读人数多,一些可以用来办学的场所,都被利用了起来。这些场所虽然条件简陋,但能够上学,对于我们这些孩子来说,已是莫大的好事了。当时,没有象现在这样对口地区入学,只要有学校收你就行。由于笔者是半途从另一个地方搬来周边住,所以,见菜场上这所小学有名额就插班上了学。

01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至今上海人还保留着许多,和小菜场有关的俚语,比如,“拎到篮里侪是菜”,说的是“买菜时不精挑细选,拿到篮里就是,不分好坏”。后来,人们把买东西不管好坏,买了就走的行为,叫作“拎到篮里侪是菜”。

一路上下车的乘客们不停变换着,但那些拎着小拉车的人们丝毫不关心到站信息。因为他们的目的地是终点站七宝农贸市场。

三角地菜场上的这所小学,由于在二楼,面积只有菜场那么大,且没有操场。每天早晨做广播体操只能在教室里做,体育课只能在二楼的一小块空地上进行,跑步、打篮球等都没有地方,更不要说踢足球了。体育课上唯一能进行的,就是诸如:老鹰捉小鸡之类的游戏和打三毛球的活动。体育课的内容少得可怜,体育老师显得很无奈,只能采取“放羊式”的方法上课。

冰箱里的菜完全比不了菜场上的新鲜

图片 7

那里的早市其实天天都有,但许多爷叔习惯周末去采购,一来路上不堵车,二来可以为周末回来吃饭的子女准备好最新鲜的食材。

一次,笔者和几位小伙伴在体育课上打三毛球,打着打着,突然听到楼下买菜的阿婆一声尖叫:楼上什么东头落在我的头上?是谁干的?我忙探头向下张望,发现原来是我们打的三毛球,用力大了一点,球掉落下去,正好“砸”在了买菜的阿婆头上,让阿婆受惊不小,且感到很愤怒。为此,我赶忙跑下楼下去,当面向阿婆赔礼道歉,这才消除了阿婆的怒气。

上海话很有意思,不管菜场大小都叫作小菜场,不管你是买鸡鸭鱼肉还是青菜萝卜,只要放进菜篮里都成了小菜。

图片 8

沈志军一上车,就有人跟他打招呼。他告诉我们,每周六早上,他都会在5点40分准时从家里出来,在襄阳南路永康路的转弯角买好三个肉包子,然后在6点05分之前赶到公交车站台,等候198路首班车,去农贸市场买小菜。

其实,类似这样的事当时可以说,每天都会发生。学校的老师只能要求学生在活动时小心点,别无它法,因为场地实在太小,围栏也很低,当时女同学比较喜欢玩的扔“结子”游戏,时常有“结子”被扔出围栏,“砸”在买菜人的脑袋上。

图片 9

清末上海小菜场

粗瞄一眼,这辆绿色小拉车普普通通。但仔细看,会发现上面有不少小心思:一根白色的绑带上系着水壶、太阳帽;推车的背面还缝制了一个带拉链的小口袋,老沈把乘车的交通卡放在里面。

那时候,只见校“革委会”(由于“文革”,取消了校长建制)和“工宣队”的办公室门口,经常有买菜人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要求校方找到“扔”东西下去的同学,要同学赔礼道歉。其实,许多同学都是被冤枉的。他们实在没有场地可活动,所以才“闯祸”的。那些校“革委会”的人和“工宣队”的人整天就忙于接待这些买菜的阿婆爷叔。有一次,愤怒的阿婆爷叔聚了好多人,要讨个说法,把我们这些“闯祸”的同学吓得都躲了起来,不敢走出教室,教师都站在教室门口,保护着同学们。

上海菜市场

图片 10

老沈今年79岁,从小就生在淮海路的弄堂里。因为父母是苏州人,他爱吃苏式汤面,口味偏甜。

菜场上建小学,是在那个特定时代的特定产物,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坐在教室里,常常能听到楼底下买菜人的喧嚣声。有时朗读课文时还常被买菜人的喧嚣声所打断,即便关紧门窗,这喧嚣声也会从门窗缝里“钻”进来,许多同学被这喧嚣声吵得实在无心上学,成绩就更不用说了,家长们有门路的纷纷让孩子转学,但像我这种没有门路的,只能在这里继续忍受着喧嚣声上学。后来,实在忍不下去了,读了二年后,附近一所小学有了个名额,我才“逃离”了这所菜场小学。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称呼,很难说出一个准确的答案,不过从推断来看,大概有两点:一是因为上海人吃菜讲究少而精,另一方面,以前老上海人把外国人吃的西餐叫大菜,沪人自己家常吃的菜自然就是“小菜”,市井语有“小菜一碟”之说。

图片 11

“七宝农贸市场里厢,价钿帮市区不好比。比方讲我欢喜吃面,每趟去总归要买切面。市场里切面价钿强,只要2块8一斤,阿拉屋里厢附近要卖3块5。”

大约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社会上就学的学生数开始了逐年下降,一些简陋的学校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三角地菜场上的峨眉路第二小学也完成了历史使命,被撤并到了其他学校。

1956年,上海电视台还首创了一档《小菜场》栏目,每天在黄金时段播出15分钟的节目,及时播报蔬菜、水产、肉禽类、果品等服务信息,还指导市民买、汰、烧,更是让“小菜场”这个平民化的名字深入人心。

图片 12

每次去七宝,他都要买足一个礼拜的肉量。“我每趟都让卖肉的帮我切好,肉丝、肉片、肉糜、小排各一大包。回去摆在冰箱里冷冻,炒菜前直接拿出来汰一汰。”

近半个世纪过去了,如今不但峨眉路第二小学消失了,三角地菜场原址也建起了商务楼宇,它也以另一种形式在虹口区的各社区菜场存在。

图片 13

解放前的上海小菜场

“到市场买好小菜,我还要赶回来上班唻。”老沈解释,“上班”的意思是去当“托”,赚一点“外快”。因为长年住在繁华的淮海路一带,老沈朋友多,对“外快”的消息也灵通。

时间虽久远,但在三角地菜场楼上就读的那段经历,不会因时间的推移而遗忘。如今,每次路过原三角地菜场遗址地时,都会多站一会,脑子里就会浮现出当年上学的情景。

图片 14

图片 15

“阿拉老太婆手机里厢各种各样的群多,啥看房的、排队的,只要有活动,阿拉就去参加。”

咸瓜是咸鱼的意思,因为这里曾是上海海货集贸市场,而且多为宁波人,宁波话“咸鱼”为“咸瓜”

上世纪80年代的小菜场

比如有新店开业,需要找些人去排队,老沈就会换上笔挺的西装衬衫,穿得山青水绿,到店门口去排上一两个小时。“每趟去,总归好赚个50块或者70块,一个月下来,买小菜的钞票好省下来交关。”

其实在1843年开埠以前,上海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菜场,蔬菜多是由农民或小贩肩挑车运沿街叫卖,形成“马路菜场”。后来有些菜贩开始选择在街道两旁的门面房做起买卖,慢慢地在原南市区的老城厢一带就出现了很多以菜来命名的街道,如面筋弄、豆市街、外咸瓜街等。

上海人精明的味道,在小菜场里最能体现出来了。主妇们去菜场买菜,总要精挑细选,他们不仅要考虑“荤、蔬搭配”,还要精打细算,不能超支,他们还有一套自己的买菜经。即便是后来家里有了冰箱,上海人依然坚持天天去菜场,因为在追求生活质量的上海人看来,刚买来的小菜和冷藏后的小菜味道是不一样。

还有新楼盘开售,老沈夫妻俩也会穿上自己最正式的衣服,和其他朋友一起到售楼处去,一本正经和售楼小姐聊天,问一些关于房型、绿化、周边配套方面的情况。“伊拉有免费的咖啡、蛋糕,侬一杯咖啡吃好,售楼小姐还会帮侬再倒一杯。就这样去兜一圈,好赚到100块唻。”

图片 16

图片 17

清晨7点10分,首班车开到了终点站,一整车的乘客人手一部购物推车,齐齐穿过涞亭北路,向着七宝农贸市场走去。

虹口菜场旧貌

当年的小菜场里,

走下车的时候,你能看见两块醒目的牌子,分别写着“闵行”与“松江”。这里是两区交界处,在七宝和九亭中间。

1890年,工部局在“三角地”建了上海第一个菜场——虹口菜场,英文名叫HONGKEW MARKET,上海人则最习惯叫它“三角地小菜场”。

还可以看到活杀鸡鸭,

跟在小拉车后面,往市场里走上一两百米,经过一个转弯角,突然之间,繁忙喧闹的早市如一副恢弘的超长画卷,在你面前展开。

图片 18

现在已经绝迹了。

放眼望去,在市场五路的两侧,最起码有几百个临时摊位。所有你能想到的蔬菜,在这里几乎都能找到。各种蔬菜成批地摆在路边,像小山一样高高堆起,十分壮观。小贩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萝卜8毛一斤喽。”“空心菜1块一把、1块一把!”

新三角地菜市场

荧屏上的“小菜场”

整个市场沉浸在一片火热的买卖气氛中,摊主们不遗余力地推销,在泡沫盒盖上写下广告般的字眼:“超嫩小黄瓜”、“精品菠菜”、“本地南瓜包甜包粉”……

对于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上海人,三角地菜场都是他们的童年回忆,小时候家里烧年夜饭或者请客办席,都会专门来这里一次性买齐所有东西。到了上世纪90年代,老建筑被拆掉了,但“三角地”这个百余年的老品牌延续下来,变成了附近十余家标准化连锁菜市场。

图片 19

两侧的摊位之间,路被车流、人流挤得几乎没有立脚之地。自行车、电瓶车、三轮车全部混杂在一起,还有随处可见的瓜皮果壳、泡沫箱子。而那些从198路车上下来的爷叔们呢,却顷刻间变得身轻如燕,拉着小拉车,娴熟地在拥挤不堪的马路上快步穿梭。

图片 20

当年的“网红”三角地菜场

“在这里买小菜有窍门的。这条大马路,相当于阿拉淮海路,地段好呀,两边东西肯定贵点。侬要买实惠,就要走到大马路两边伸出去的小马路上,好比是南昌路、陕西南路这些支马路,肯定比大马路要便宜呀。”

《红色》里上海男人徐天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鱼要不新鲜了,小菜都不水灵了”

1987年6月15日,中国电视第一个以吃为内容的日播电视节目《小菜场》出现在当时的20频道。节目片头中,小伙子挥刀斩肉的情景让很多观众至今记忆犹新,

小摊上手掌般大的素鸡卖两元一块,老沈买了五块。“阿拉苏州人,最欢喜吃素鸡面,过好油以后,摆点糖、酱油,加水煮一煮,不要太嗲噢。”

对于很多上海人来说,逛菜场是一种生活方式,天天要见面,天天要打交道。之所以他们如此执着于菜场,以前或许是因为南方气候湿热,很多东西买回来也没法存放太久,但现在更多的是,在上海人看来,刚买来的小菜和从冷藏冷冻里拿出来的味道也是不一样的,他们愿意为了保证自己的生活品质,每天都到菜场里逛一圈。

这档节目每天在黄金时段播出15分钟,及时播报蔬菜、水产、肉禽类、果品等服务信息,经常还指导市民买、汰、烧。《小菜场》很快成为了一档收视率很高,在华东一市六省,引起了很大反响的节目。

“人家讲,我烧菜相当于两级厨师水平。特别是阿拉儿子欢喜吃的,我都相当拿手,比方讲红烧肉、油爆鳝丝。”老沈说,“要吃得好,又要买得新鲜实惠,来这里最合算,一个月起码好省下一千多块。双休日路上又不堵车,不影响白天‘上班’。”

02

随着超市、网络购物的兴起,小菜场里熙熙攘攘的市井气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一个专门卖空心菜、鸡毛菜的摊主告诉我们,他们最早是在漕宝路的八号桥批发市场做生意的。后来八号桥批发市场拆了,这里新建了一个大型批发市场,就搬迁过来了。

每个上海阿姨和爷叔都有一本买菜经

您过去最常去的小菜场又在哪里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我们专门做夜市和早市的生意,每天白天从奉贤菜农那里进货,从晚上10点开始摆摊,一直到早上8点半收摊。晚上买菜的,是开饭店的老板、市区菜场的零售摊。到了早上,就是附近居民来买菜了,还有很多从市区来的人。”

八点不到,迎着早上暖暖的太阳,菜市场已经热闹成一团。商贩们守在自己的摊位前,大声吆喝着吸引顾客:

责任编辑:

8点以后,早市接近尾声,菜贩们开始降价处理剩下不多的蔬菜,比如萝卜由8角一斤降为5角。

“来,来,来,豆腐嫩得来,一角洋钿买两块来”

在市场里,肉类、水果批发区的摊位都是固定的,全天营业。老沈在早市买好蔬菜后,又到常去的摊位买了点肉和水果。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购物车已经装得扑扑满。

“今朝的独脚蟹(河蟹的叫法,快要死的蟹叫“撑脚蟹”,小蟹叫“铜钿蟹”,崇明蟹叫“乌小蟹”,正宗的好蟹,才叫清水大闸蟹。)只只大”

对于住在市中心那些老房子里的上海人来说,这些点到点的公交车,为生活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往返车票只需4元,而整整一拉车的菜品,省下的开销远不止这些。

“新鲜的杨梅和枇杷便宜卖了,来看看伐?”

我们选取了几种肉品和菜品进行比价。以肋排为例,七宝农贸市场大多卖23元一斤,而在离淮海路不远的马当菜场,要30元一斤;北面的大沽路菜场则卖28元一斤。要是买5斤肋排,差价就达到二三十元。而蔬菜的价格差就更大了,和市中心菜场相比,在七宝农贸市场的早市中,许多蔬菜品种的价格都要便宜一半以上。

“清明螺蛳抵只鹅,小暑黄鳝赛人参,菜花黄时吃甲鱼,大伏天里吃羊肉。”

市中心地段寸土寸金,除了肉类蔬菜外,驶向海鲜批发市场的公交车,也成了弄堂居民生活的一部分。

图片 21

比如从小生长在老西门一带的虞世海,经常在家门口乘220路换813路,到军工路的东方国际水产中心去。

青菜、荠菜、生菜、芋艿、花生……各种水灵灵的蔬果齐齐整整地码放在摊位上,任君挑选。

在老西门,许多居民的老家都在宁波。虞世海也不例外,他父母是宁波慈溪人,从小家里的餐桌上就少不了海鲜。虞世海如今70多岁了,吃了一辈子海鲜,口味从来没有变过。

图片 22

去年老西门的百年老菜场唐家湾菜场关闭前,虞世海常去那里买海鲜、买小菜。这种传统的老城厢菜场虽然看起来有些脏乱,却充满了人情味。街坊邻里、小摊小贩之间,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总能寒暄几句。在嘈杂的市场里挑挑拣拣,每省下一块钱,爷叔阿姨们的买菜经又丰富了几分。

很多地方,男人们是拒绝去菜市场的,总觉得买菜做饭的活儿是女人来做的,但是上海不同,很多上海男人都烧的一手好菜,菜场更是上海阿姨和上海爷叔们的舞台。

如今,这样的地方在淮海路、老西门一带几乎快要绝迹了。对虞世海来说,东方国际水产中心是一个可以部分替代老菜场的地方。一年四季,他都能找到去水产市场淘宝的理由。比如夏天,他喜欢吃凉拌海蜇丝,到市场买一箱,能吃一个夏天。秋天他会去买大闸蟹、香螺。冬天,就该买青鳗风鳗鲞了。

他们往往身后悠悠地拉着一个两轮小车,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买菜经——

至于买小菜,在老西门,还可以乘另一条开往浦东的公交线,直达成山路的上钢菜市场。这里地段不偏,价格不算太有竞争力,但胜在市场很大,各类蔬菜肉品水产多而全,这让老西门的居民们又有了一个买菜的好去处。

菌类和鸡毛菜要去这摊买,很新鲜;猪肉就买那摊了,性价比很高,人气最旺;青椒番茄什么的要去这家,这家菜都是本地的……

柴米油盐里才有真英雄。这些拎着小拉车在清晨赶车的上海爷叔们最懂得,计划好家里的日用开销,以及照顾好家人们的胃,才是生活的智慧与本色。

“青菜海带我多要的,面条嘛,你抻一根给我。”

除了哪家的菜品要选,在付款方式上,上海阿姨和爷叔们也都有自己的小算盘。现在菜场里都已经支持支付宝扫码,付款能满减,虽然并不多,但哪怕能省一毛钱也是极好的。

精挑细选又精打细算,终于有了饭桌上一道道色香味俱全又荤素搭配合理的小菜。

图片 23

上海菜场里排队的人

上海菜场还有个特点是,卖蔬菜的摊位只要买了菜往往都会送点葱给你,不是北方的那种大葱,是细的小香葱。基本上在菜场买一圈下来,炒菜、做调料的葱就已经足够了,完全不需要另买。

图片 24

如今甚至于这种“送葱”的方式,已经不仅仅是在菜场里面,用饿了么买菜,有时候都会送一把小葱和辣椒给你。

北方人买菜大多比较豪迈,很少挑挑拣拣,看着今天的西红柿好,称一斤,排骨不错,来半扇,冬天还会一车一车地囤白菜。对比起来,上海人买菜的方式简直精细到极致——

一方面,买菜的时候几乎都是论个、论把,买肉按两,店家还会根据需求给你切成肉丝或者切成肉丁,玉米有直接卖玉米粒的,买粽子鸭蛋还能要求他们给剥好。

另一方面,上海人买菜经常要挑挑选选很久,少有非常爽快的,有时候确实会觉得他们有点“难缠”:

“哎呀,你怎么只送我了我这么点葱啊”

“你的秤有问题,分量不够,我去别家称过了,明明只有三块钱,怎么要了我三块三!我回家要被我老婆骂的!”

“我要六块钱的五花肉!咦?怎么才那么点,肥肉太多了,换一块!”

不过这也是因为很多上海人都是从弄堂时代过来的,那些时候如果不把每一分钱掰成两半来花,很难维持下去,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处处都是如此。

03

小菜场升级,上海人生活更fashion了

虽然毋庸置疑,每个人心中最好的菜场永远是家门口的那个,但是上海确实也有不少公认的不能错过的菜场——

以前老城厢里有三角地菜场的水发海味、鱼圆海鲜;福州路菜场的猪内脏,菜市街的家禽野味、鱼翅海参,大自鸣钟菜场的牛肉,不少人会慕名前来购买。

图片 25

上钢菜场 图片来源:魔都食鉴局

现在则有全上海最长、非常有“可逛性”的曹杨铁路农贸市场、熟食又多又好吃的嘉荟市场、浦东最大、有非常有历史感的上钢菜市场、“浓缩就是精华”的康兴菜市场……

图片 26

老虎脚爪 图片来源:魔都食鉴局

在上海的菜场里,你还能找到许多充满上海特色的熟菜,比如皮酥肉香的七宝白切羊肉、色泽红亮的上海酱鸭、田螺塞肉、油面筋塞肉、蛋饺、黄鱼春卷、爆鱼……逛饿了再来份炸猪排,配上辣酱油,外酥里嫩、汁水饱满,超香的!

图片 27

不同城市盒马鲜生客群活跃度对比 来源:《2018年中国“新零售之城”发展报告:北上深杭的城市发展范式变革》

不过,现在年轻人们白天多忙于上班,很难有充足的时间在菜场里慢慢闲逛,而随着经济的发展,菜场也有了新的样子。

图片 28

“天猫一小时达”基本覆盖上海主城区

盒马鲜生、天猫一小时达等阿里新零售业务在上海的落地,直接在手机上下单,货物就能“自己送上门”。这些新型的超市,食材种类齐全、质量也令人放心,不仅能让你吃到日常的普通食材,连周边城市时令美食的也能大饱口福。

以前因为极难运输,在上海很难尝到湖北的藕带,有了盒马鲜生,简直是吃货的救命之光,最近小龙虾上市,想要吃到正宗的湖北麻辣小龙虾,也可以通过天猫超市一小时达,随时随地享受美食,人生的终极梦想也不过如此。

图片 29

工作之余也不能亏待自己、不肯丝毫降低自己的生活品质,本来就fashion的上海人又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但到了周末的时候,这些年轻人们也会去老菜场逛逛。充满烟火气的菜市场始终是上海人生活的缩影。菜商招揽生意,人们在讨价还价间枪舌如簧。挑选蘑菇和生菜时,仿佛能感受到海子说的:“活在这珍贵的人间,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

你身边有哪些菜市场,你和菜市场有什么难忘的故事,在留言里分享给我们吧~

内容已获独家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点击下面链接查看更多原创文章。

或戳下方公号入口,关注上流君,获取更多优质原创内容。

END

转载文章请后台回复:转载

作者 | 杨雅萍

编辑 | Cathy

图文转载自上流UpFlow

版权归原创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发布于名族习俗,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墙都不扶,你还记得三角地菜场上有所小学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