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名族习俗

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 > 名族习俗 > 没有被租房添过堵,租房市场乱象丛生

没有被租房添过堵,租房市场乱象丛生

来源:http://www.irgrl.com 作者:金沙城中心 时间:2019-11-22 16:06

原标题:没有被租房添过堵,都不好意思说吃过生活的苦

群租房内部实景。近日,有媒体报道称,80平米两居室住25个人,客厅、卧室里满满当当摆了13张上下铺床一时间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而类...

图片 1

“下个月,要涨房租了。”这是孙家涛最害怕听到的一句话。在北京一家咨询类外企工作的他,现在月收入虽然有7000多元,但他也在为房租上涨而头痛。

图片 2

图片 3

黄琼 摄

孙家涛经历过的最悲情的一次房租涨价遭遇是,有一天加班至深夜回家,因电梯停电,只好走楼梯,好不容易爬到20楼,却发现走错了单元门。当他终于爬上20楼的出租屋时,恰好遇到房东,房东当头一句话就是:“下个月,要涨房租了啊!”

梦开始的地方,却被房价打趴下了。

图片 4

又到了1号,深圳市龙华区宝山新村的吴先生吃完晚饭,赶紧上楼收租去了。这栋由吴先生和兄弟自建的房子共12层,除去自己住的两层,其余的都对外出租。

孙家涛对法治周末记者回忆说,当时他整个人都崩溃了。“有一种很真切的悲从中来的感觉。从那以后,我最痛恨听到这句话。”

只有极少数的年轻人,能够在二十来岁的年纪,靠自己努力买下房子。剩下的更多人,是无休止的打拼,也未必能交换北上广十平米的地方。

图片 5

吴先生今年特地将到期的几套房子进行了简单地装修,希望能够再租一波好价钱。

但不管孙家涛如何痛恨,房租连续上涨却是不争的事实。

年轻人渴望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但现实是住在租来的小单间里,吃着泡面做着有关于未来的美梦。赚钱难,攒钱难,摇号难,买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租房也很难。

群租房内部实景。

由于距离市中心较远,而附近的地铁站要明年才能开通,这几年吴先生的房租几乎处于深圳市“最低值”。看着家门口修建多年的地铁终于还有半年就要开通了,吴先生对自家的房子也愈加有信心。

据北京市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9月,北京居住价格同比上涨4.1%,其中住房租金上涨4.5%。这意味着,北京住房租金自2009年3月到2013年9月已经连续55个月上涨。

没被租房添过几次堵,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吃过生活的苦。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80平米两居室住25个人,客厅、卧室里满满当当摆了13张上下铺床”一时间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而类似的“蜗居”固然是少数,但不断上涨的房租,却令所有租房人不堪重负。

吴先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去年开始房租便开始明显上涨,我们前几年没怎么涨,今年我们的定价也紧随着市场行情上涨了一些。”

如今,在北京CBD周边一居室的月租金均价在8000元至1万元,周边四环外的望京一居也达到了月租6000多元,稍微远一些的劲松也超过4000元。二环内的一个小隔断,月租金在1500元左右。

1

北京不断高企的房价让人怨声载道,但相对于一直处于调控中的房价,节节攀升的房租更显得肆无忌惮。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北京住房租金已经连续上 涨52个月。在高房租的节节逼退下,隔断房、合租房、地下室等低价房源炙手可热。那么,房租暴涨的推手到底是什么?仅仅是供需不平衡还是中介内部人士指出 的“部分中介推高房租”?

前5月农民房、商品房、公寓等租金普涨

上海因为近日自贸区挂牌成功,物业租售价格已全面上涨。2013年9月,上海房屋租赁指数环比上涨0.73%。截至9月,上海房租已连续上涨39个月。

小A是一个北漂,住在望京一带的小角落里。

日前,住建部、工商总局联合发布通知,要求各地整顿和规范房地产中介市场秩序,严肃查处中介分割出租、吃房租差价、办理假的购房资格等违法违规情况等。

近期一线城市租房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调的风声,但深圳却“涨”出了独立行情。不管是农民房、小区商品房还是公寓的租金,都出现了明显的上调。随着6月份毕业季的到来,深圳房租上涨的趋势也愈加明显。

广州9月份的房屋租金也仍然呈现上涨的趋势,每月46.6元/平方米的租金创下了今年的历史新高。

随着几家大企业入驻,周围出租屋价格飙升,一个简陋的隔断间基本上2k起价,正规卧室还要贵四五百。这些都不包括水电网费,室友也没得挑,碰到谁就是谁。到地铁站大概还要蹬10分钟的自行车。

乱象

刚来深圳不到两年的石先生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搬家。在这个有一定年代的深圳市福田富盛花园小区里面,年后回来石先生的这间小单间又涨了200,由1200元/月变成了1400元/月。石先生索性和朋友一块合租了一间大单间,2000元/月,尽管去年这个房子也是1800元/月。

留下还是离开

北京的房租,是某个中心最贵,然后以辐射状向四周递减,虽然并没有减多少。从望京往边缘走,普通一居室也差不多2k起,往偏僻巷子里找,可能偶尔会有少于2k的。

租金:到期必涨

而入住深圳市南山区榆桂小区刚满一年的成女士,一早便接到自如涨租的通知。租房合同到期若要续租便涨租金的事情再正常不过。成女士也不足为奇,这回大约涨了100元/月。据成女士了解,这套合租的房子中,也有租户被涨了300多元/月的。

因不堪房租上涨,孙家涛最近开始在地铁八通线的通州果园附近找房子,准备过段时间搬家。

图片 6

北京的房租和房价一样,是个奇怪的东西。多少在北京的租房人最讨厌合同到期,因为这往往意味着租金又要涨了。

张先生住在深圳市龙岗区南岭村岭背东的一套两居室快三年了。一直和朋友合租,室友换了一波又一波。在张先生住的这两年多时间里,房租一直没有涨,直到今年4月份,他那套两居室,破天荒地跟着涨了200元/月。张先生表示,继续住着,即使现在这个价格很难在其他地方租到两居室了。

“现在住得虽然离公司比较近,但实在太贵了。住得远一些,可以便宜一点。”孙家涛说,果园虽然离单位很远,但每天可以从八通线转1号线,再转13号线上下班,也算是交通便利。

环视整个北京,也有租金比较低的地方。但都是在偏僻的郊外,如果不在乎几百块全勤奖,也能忍受每天五六小时的通勤时间,大可以选择这些地段。

2010年底,王小姐在三元桥附近以2600元/月的价格租了一套两居室。一年的租赁期将满时,房东告诉她要涨价,将租金上调至3800元, “涨价可以,市场就这样,但这一年也涨得太多了。我问房东,房东给我的答复是,上一年租给我的太便宜,比市场价格低了好几百,邻居说他租的低了。”王小姐 表示很无奈。已经住习惯了这套房子的王小姐并不愿换房子,而且她去中介看了一下,房租确实也这么高了,“即使我不住这个房子,再去找,房租还是这么高,并 且还得搬家。”不过,小四千的租金确实压力不小,为了缓解压力,王小姐找了一个同学一起住。

《华夏时报》记者在链家APP上的成交数据发现,位于南山区的现代城华庭小区,今年5月底成交的一套54平米左右的一居室,月租为5800元/月,而目前在租的同小区同户型房源租金却为6500元/月。负责该房源的中介表示,前者的装修不如后者,而后者的租金大概可以谈到6200元/月。即使内部设施占据一定优势,但是房租上涨的苗头显而易见。

2011年硕士毕业之后,孙家涛选择了留在北京。留京的3年里,孙家涛经历了3次搬家,原因都是因为涨房租。“房东最多只签一年的合同,到期了就要求涨价。这3年我的工资也涨了,可是赶不上房租和物价上涨的速度啊。”

退也求不了其次,隔断也并不便宜。

两年租期将满时,王小姐被迫再度接受调价,如今这套两居室的租金涨到了4600元。“房租涨 得太可怕了,逼着我不得不考虑买房的事情。”从2009年至今,北京许多租房人都遭遇了如王小姐一样的“租金暴涨”经历。一位租房人表示,“房价高还可以 选择不买房,可是租金暴涨,我总不能睡大街上吧,除了被迫接受,毫无办法。”

二房东代理 房租上涨明显

孙家涛表示,自己身边有些朋友已经萌生了逃离北京的念头,自己还在坚持。

不管是不是老小区,一个小房间里关着多少人,据小A说,只要地段过得去,2016年时她住在一张床那么大的隔断间里,租金都是2k。她同事房租便宜多了,只要900块,但那间小卧室里没窗户没空调,还一起住了5个姑娘。

据北京统计局的数据,北京住房租金自2009年3月到2013年6月已经连续52个月上涨。 其中,今年以来月同比涨幅均超过7%,北京市统计局发布的月份CPI数据显示,6月北京住房租金上涨6.2%。同策咨询研究中心总监张宏伟表示,租房贵、 租房难的问题与高高在上的房价相比毫不“逊色”。

由于租约即将到期,房东要收回房子,陈女士便又开始找房子了。一直住在市区周边的陈女士决定还是在附近找,搬家也更容易。在一堆招租启示面前,陈女士拨通“房东”电话,但不一会儿陈女士便发现,他们都是“二房东(承包原房东房屋再进行转租的人员)”。而令陈女士更为惊讶的是,咨询的最便宜的单间都要1400元/月,而对比于现在一室一厅只需要1200元/月来说,这个单间的价格高了不只一点点。而再问到一室一厅,陈女士表示,已经要1600元/月以上了。

实际上,有些人已经逃离了北京。

3

外移:高房租成逐客令

陈女士向记者表示,二房东的房子的装修会比房东的好一些,看上去房子更新更整洁,但是直接拉升了房屋的租金,感觉还是有点亏。

2012年,来自湖南张家界(000430,股吧)(行情 股吧 买卖点)的张培岭因不堪种种压力,放弃了月收入8500元的北京工作,和女友一起回了老家。临别时,他满腹伤感地修改了自己的签名:

小H在2008年大学毕业后,一直漂在杭州。今年终于买了房子,结束了漂泊。

对于房租问题,小凯头痛不已。2010年7月,他和同学在知春路汉荣家园租了一个三居里面的 小隔断,每月1300元。房间是客厅隔出来的一间,大概13平米。虽然有点小,但离公司很近,上下班走路5分钟就到。然而好景不长,仅仅半年之后,房东就 委婉地提出了涨价要求。“毕竟地理位置太好了,周围房价也一直涨。”当时小凯刚换公司,工资不是很高,房租涨得虽然不是很多,但他也觉得有些吃力。

《华夏时报》记者走访时也发现,二房东代理房源的花样确实更多了,房租上涨也成为一个普遍结果。岭背东的一栋老旧房屋,经过二次装修打造后,成为了该街道上装修最“豪华”的旅馆,而其价格由原先的几十块钱,提高至百元左右。在其店门前,还打着“日租”、“月租”的招租标语。

“五年租房两茫茫。不辞职,自难忘。天天涨价,无处话凄凉。纵使离去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见双亲,倚门望。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黑中介,北京殇。”

她说这10年以来,一共搬过16次家。基本上每年都要搬两次,最频繁的时候半年就换了3个地方,房租最便宜的时候两百块,最贵的时候三四千。

2011年1月,小凯不得不搬离了之前住的地方,以每月600元的价格租到了上地朱房村汉轩 公寓的一个24平米左右的单间。虽然名为公寓,但实际上就是在一个村子里简单搭建的二层建筑,里面的人鱼龙混杂。朱黄村地理位置比较偏僻,虽然附近有地 铁,但去哪里都要耗费很长的时间。在这里住了两年多,小凯最近又开始为搬家的事情烦心。“住进来以后一直在涨价,基本上每半年涨一次,前两个月续约的时候 又涨了一百。”说起这个,小凯有些愤慨,“再这样涨下去,真的得往更远的地方搬了。”

图片 7

至今,这首道尽北漂一族在北京租房窘境的词,依然盛行网络,被网友们传诵。

有人问,她为啥这么折腾?

高房租逼退的不仅仅是小凯,北漂了4年的小杨基本上一年搬一次家,最近的一次是今年年初,他 和女友搬到了通州梨园镇。小杨颇为无奈:“房租一下子从4500元涨到了5300元,实在有些承受不起了。”对新租的房子,他和女友都觉得很满意。房租 2300元一个月,这对他们来说经济负担着实减轻了不少。

二房东招租广告 黄琼 摄

“房租飞涨,你还愿意待在北京吗?”在新华网发起的相关调查中,有100多人选择了“房租疯涨负担太重而选择离开”,只有零星的几个人选择“留下”。

图片 8

据记者了解,房租在不断攀升,但大多数人的工资却没有同步跟进,造成不少人每年都在往外迁移,更有甚者,一些北漂不得不选择打道回府。

同样,将农民房改造成拎包入住式的“公寓”也是二房东提升房屋租金的一种手法。而经过此类改造后,一居室的租金至少在2000元/月以上,比同区域的月租金高了500-800元左右。

今年北京“国五条”细则出台后,僵持的二手房交易,带来了租赁市场的房源增加,可房屋租金价格未降反升。连涨了55个月的房租市场,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令承租人哀叹不已。

她第一个住处,是间小阁楼,黑漆漆的,冬天冷,夏天热。

您也可以在微信中搜索”齐家网“论坛小程序,上千个装修专家,设计达人在线互动,装修疑难杂症,装修报价问题,户型改造问题在这里都能找到答案,快来看看别人家都怎么装修吧!

而对于地段好、出租率高的小区房来说,二房东的利润空间实际上更大。李先生和其朋友一直在福田口岸做二房东生意。其对记者表示,一套二居室从房东那租过来,大概5000元/月,而经过精致装修及配置各种家电家具,加上管理费,能租到8000元/月左右。

研究生毕业后就开始租房的李岩,已经做了3年的租客。每到6月,她就会莫名恐慌,因为租约到期,房东又该涨租金了,“要么搬,要么留,这是个两难选择”。这一次,因为房东准备把房子给儿子做婚房,她只能搬家,在“毕业季”里加入抢房大军。

后来住了个隔断,只拿板隔了空间,声音根本不隔,想睡个懒觉都是天方夜谭。

图片 9

第一次,经纪人带她看了一套东四环里的40平方米的一居室,没有客厅,进了门就是厨房,卫生间也小得容不下两个人,可和房东谈了半天,3300元的月租金一分不降。出门后,经纪人就直言:“姐,您给的价位估计只能在通州勉强找到套小一居,要么再加点钱,要么合租吧。”

再后来的“新家”,房东很贪心,半年一小涨,一年一大涨。

装修后的农民房 黄琼 摄

迫于无奈,接下来的两天,李岩去看了3套合租房。没有家具、没有电器的12平方米卧室,月租金要2200元。稍微看得上眼的一间次卧,简单装修,生活设施都齐全,半年付,月租金也要2500元。“2500元,还是合租房,这个世界真疯了。”

在出租房里,她还遇到了小偷,笔记本相机等贵重物品都被偷了,一万多就这样打了水花。

毕业季来临租金上涨动力足

最后,李岩在通州租了套小一居。

小H搬了16次家,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每年不断增加的外来人口数量大概是房东们涨租的最大底气。据广东省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广东人口发展状况分析》,2018年深圳常住人口达1302.66万人,比上年净增49.83万人。其中常住户籍人口454.70万人,增长4.6%,占常住人口比重34.9%;常住非户籍人口847.97万人,增长3.6%,占比重65.1%。这也直接导致了深圳租房人口的高占比。

越搬越远,越搬越贵

3

同时,据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监测数据,2019年5月,全国大中城市租金挂牌均价为44.15元/平方米/月,环比上涨0.47%,与上月相比租金继续上涨。5月初进入租赁市场短暂的淡季,租金均价走低。随着毕业季的临近,部分需求开始提前释放,带动5月租赁市场价格整体走高,预计这一趋势在未来几个月内会延续并放大。

唐家岭曾是蚁族的聚集地,由于3年前唐家岭地区开始拆迁改造,很多曾居住于此的蚁族不得不寻找新的落脚点。

有个姑娘,早上出门忘了关窗,一场暴雨把整个卧室湿透了三分之二,床也没能幸免。她站在卧室门口愣了几秒,然后下楼买了一大份饭,“因为要吃饱了才有力气收拾残局呀。

而紧随着毕业季的来临,租房市场势必又迎来一波利好。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杨雅靖表示,随着6月份毕业季的临近,一线城市葆有较强人才吸附能力,预计租房市场需求端释放,租金或有一定上涨。深圳由于住宅用地极少,一直以来房价、租金居高,根本原因是供需失衡。

沿北京地铁昌平线向北,史各庄乡、东半壁店、西半壁店、定福皇庄村、沙河于辛庄……这些距离北京市区更远、隐藏在繁华都市背后嘈杂、混乱的村落,陆续成为新的蚁族聚居地。

还有个姑娘,租在老小区里,一到晚上就黑乎乎的,有次她被陌生人尾随,把包给抢了。

吴先生在小区公示栏中又贴了一遍房租出租信息。随着毕业季的来临,以及将来地铁线路的开通,吴先生的房屋就不愁没人租了。

由于北京整体房租相比三四年前涨幅惊人,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大多数蚁族都经历过几次搬家,他们的共同感受是“越搬越远,越搬越贵”。

有个男孩,碰上两个邋遢的室友,家里蟑螂开始泛滥。有时候晚上一开灯,就能看到几十只小爬虫四散逃开。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王冰凝

赵杰大学毕业没几年,是典型的北京“蚁族”一员,他于2011年年底从唐家岭搬到位于北京沙河地铁站附近。

有人交不起一涨再涨的房租,被房东“扫地出门”,半夜凌晨一点搬家。还有人明明工作时特别虎,但冬天热水器坏了,租期还久,房东又不给修的时候,忍不住崩溃大哭。

赵杰租住的房间只有不到10平方米,四白落地。狭窄的空间里只放着一个简易衣柜,一张电脑桌及电热水器和电饭锅。

图片 10

“平时洗澡要到外面的洗浴中心,这里没有洗衣机,没有燃气灶,平时烧开水要用电热水器,做饭要用电饭锅,如果停电了,那就只能去外面简单吃点。”赵杰表示。

《东京女子图鉴》里,小城市出身的女主去到梦想中的东京,第一个住处是人间烟火气很浓的三茶,随后搬到时髦优雅的惠比寿,再搬到东京心脏银座。她每一次搬家,都代表人生境遇的变化。

赵杰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租金每月300元钱,但200元左右的冬季取暖费另算,再加上网费、水电等费用,每月一共要支出700元钱左右,而村里盖得好一点的房间则每月要多出100元到200元。

在我们身边,很多过来人也经历了从隔间到单间,再到一居室的过程,好像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未来是否可期呢?不知道,但总得再走走看。

赵杰在中关村(000931,股吧)附近上班,每天花在路上的往返时间要4个多小时,排队上地铁就要半个小时,加上洗洗涮涮,每天休息时间只有五六个小时。

20多岁,交不完的房租,吃不完的外卖,熬不完的夜,走不完的路。心酸过后就打起精神来,因为知道,没有人会为自己买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比生活上的不便,让他头疼的是,这里的房东总是找理由给他涨房租,“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次房东用全市租金上涨为理由给我涨价,一年跟我说了5次。”赵杰无奈地表示。

责任编辑:

今年8月,电影《唐家岭》上映,赵杰和女朋友一起去看了,尽管不是大片,但这是他们生活的写照。

公开资料显示,地铁昌平线沿线村落,至少居住了15万人,其中多数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工资跑不过房租

“其实就租一张床,可租金也比去年涨了25%。”在北京国贸一家公司上班的刘芳芳,月工资不足4000元,与人合租在中国传媒大学的家属楼里。

刘芳芳合租的房间不到9平方米,对放着两张上下铺的铁床,共住4人,是典型的群租房。尽管房屋狭仄,只要有一个人下地活动,其他室友只能在床上坐着,可每位房客的月租还是从去年的560元,涨到了今年的700元。

“工资跑不过房租,我们没办法,其他地方更贵。这里住着虽然挤,但起码租床位还是比单间便宜。”刘芳芳说,“学校里安静,出门就是地铁站,上下班也比较方便。”

感受到房租压力的不仅是刘芳芳这样的群租房房客。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的白领高岚,也为房租上涨而头痛。

尽管工资从2011年刚入职时的5000元涨到了现在的7000多元,但高岚却没觉得生活改善。“涨的那点工资大部分都花在房租上了。”

“去年的房租还是2300元,今年就变3000元了。到年底肯定还要涨。”高岚说,她最近也在通州看房子,考虑把家搬到通州去。

而因不堪高房租,在高岚之前把家搬到了通州的李岩,新的烦恼又来了。

现在李岩每天要坐一趟公交换两趟地铁。“算上等车,每天至少有4个小时是耗在路上的。上下班高峰期,得等五六趟车才能上去,而且都是被后面的人生生推上去的。”

“我老觉得,如果哪餐吃多了,会被挤得吐出来。”李岩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除了每天经历4小时“囧途”,与朋友们聚会也成了李岩的“奢望”。“我下午6点下班,坐车到约会地点、吃饭,这加起来至少也得3个小时。就算饭后没有其他活动,到家也得23点左右。”李岩说,平时根本不敢跟朋友聚会。“现在通常就只能约在周六,这样才不至于太累。”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发布于名族习俗,转载请注明出处:没有被租房添过堵,租房市场乱象丛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