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物故事

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 > 人物故事 > 金沙城中心游戏注册宋史论稿,范廷召的后代

金沙城中心游戏注册宋史论稿,范廷召的后代

来源:http://www.irgrl.com 作者:金沙城中心 时间:2019-09-18 01:10

范廷召出生冀州枣强,是五代至北宋时期人物,北宋初年名将。他年少时父亲被杀,18岁手刃仇人而闻名,跟随后周世宗战高平、征淮南;又参与宋灭北汉之战、雍熙北伐、徐河之战、追破辽军,屡从征伐,连战契丹,官至殿前都指挥使、河西节度使、检校太傅等职。公元1001年,范廷召去世,追赠侍中,时年75岁。人物生平 手刃父仇 范廷召的父亲范铎,被乡中品行恶劣的年轻无赖杀害。范廷召十八岁时,手刃杀父仇人,剖取出他的心,放在父亲的墓前祭奠。范廷召弱冠时,身高七尺多,膂力过人。年轻时沦为盗贼,因勇猛强壮而闻名。 行伍起家 后周广顺(951年—953年)初年,范廷召应募任北面招收指挥使。 显德元年,周世宗柴荣即位,范廷召入宫补任卫士。同年,范廷召参与高平之战,作战有力且迅速,于战后担任殿前指挥使。显德三年,范廷召随柴荣出征南唐,在紫金山与南唐军交战,激战间,流矢射中范廷召的左腿。 北宋初年,范廷召随从讨伐李筠、李重进,转任本班都知。又随从出征太原,再转任散都头、都虞候,兼领费州刺史。 太平兴国(976年—984年)年间,范廷召以日骑军都指挥使职随从宋太宗赵光义攻陷太原、征讨范阳。魏王赵廷美曾经派亲信阎怀忠、赵琼犒劳禁军将官,范廷召参与其中,其后赵廷美因谋划篡位而被外贬,范廷召也受牵连外出任唐州马步军都指挥使。 屡抗契丹 雍熙三年,太宗正筹划北伐,召范廷召入朝任马步军都军头,兼领平州刺史、幽州道前军先锋都指挥使,隶属曹彬一路。与辽在固安城南交战,击破辽兵三千人,斩首一千多级,攻克固安、新城二县,乘胜攻克涿州。范廷召在交战时被流矢射中,血渍沾染穿结甲叶之绳,但他神色自若,督战更加急迫,太宗下诏褒奖他。回军后,范廷召调任日骑右厢都指挥使,兼领本州围练使,又转任日骑右厢都指挥使,移领高州围练使。 端拱元年,范廷召出任齐州防御使。几个月后,获授捧日四厢都指挥使,兼领澄州防御使。 端拱二年,范廷召转任殿前都虞候,兼领凉州观察使、镇州副都部署。同年,辽军名将耶律休哥率军南下,欲截取由定州都部署李继隆护送的数千辆粮车。但宋军早有防备,猛将尹继伦率步骑千余人巡护交通,发现辽军行踪后,即跟踪而追,至徐河,与李继隆等前后夹击,大败辽军。尹继伦又与范廷召率军追逾徐河十余里,斩首数千级,俘获甚众。 淳化二年,范廷召任平虏桥砦都部署,先后担任并代、环庆两路副部署。 西征回镇 至道二年,太宗令李继隆、丁罕、范廷召、王超、张守恩五路出击李继迁,直趋平夏。其中范廷召为环庆灵都部署,辅助李继隆。范廷召出延州路后,与王超一同在乌、白池击败李继迁军,斩首五千级,生擒两千多人,俘获米募军主、吃啰指挥使等二十七人、马二千匹、兵器及铠甲数万。此战中,诸将耽误规定的期限,只有范廷召与王超历经大小数十次交战,多次获胜,得到太宗嘉奖。不久后,范廷召任并、代两路都部署。 至道三年,范廷召转任侍卫马军都指挥使,并领河西节度使,任定州行营都部署。 瀛莫交锋 咸平二年,辽圣宗率军亲自南征,宋真宗也亲往河朔,派马步军都虞候傅潜统兵八万迎敌。傅潜怯战固守,使得辽兵长驱直下。当时范廷召与都监秦翰、大将桑赞等人多次催促傅潜发兵,傅潜都未听从。范廷召大怒,因而辱骂傅潜说:“你性情胆小,竟不如一个妇人。”傅潜无法回答。后因范廷召催促不已,傅潜才分出骑兵八千人、步兵两千人交付范廷召,命他在高阳关迎击辽军,并许诺要派兵支援,但最终还是逗留不出。 范廷召出兵后,向高阳关都部署康保裔去信求援,约定第二天合击辽军。此时,辽梁王耶律隆庆至瀛州,范廷召于中山分兵御敌,结成方阵来出师,被辽御前侍卫萧柳冲乱阵型。此时,康保裔率军来援,在瀛州西南的裴村与辽军激战,但范廷召已于约定日期的前一夜遁走,致使康保裔孤军被围,力战而亡。其后,范廷召与蔚昭敏、秦翰等引兵追击辽军,于莫州城东三十里处击破辽军,捷报中称此役斩首一万多级,夺回被掳去的老幼数千人,获得众多鞍马、兵仗。战后,范廷召因功加官检校太傅,增加租赋食邑,又改任殿前都指挥使。 病重去世 咸平四年正月,范廷召病重。同月初八,真宗亲临慰问。不久后,范廷召去世,享年七十五岁,获赠侍中。范廷召的后代 范廷召有四个儿子,分别是: 范守均,官至散员都虞候、演州刺史; 范守信,官至内殿承制、阁门祗候; 范守宣,官至内殿崇班; 范守庆,后改名珪,官至西京作坊副使、淮南江浙荆湖制置发运副使。范廷召的故事 范廷召擅长骑射,一次出猎时,有一群鸟飞过,范廷召发箭射击,一次射穿三只鸟,旁观者都感到惊异。 范廷召厌恶飞禽,他所在的地方一定将飞禽弹射殆尽;他尤其讨厌驴鸣,听到驴叫一定将其击杀。人物评价 李焘:廷召善骑射,在军中逾四十年,由显德以来,凡亲征,未尝不从也。 脱脱:真宗澶渊之役,高琼之功亦盛矣。范廷召年十八,能手刃父仇;琼将磔于市,幸以逃免;葛霸善击刺马射,给事藩邸:皆非素习韬略者也。及其出身戎行,迭居节镇,而卓有可观,由所遇之得其时也。或谓琼颇自用,谋议不及参佐,而洞晓军政;霸虽失于巽懦,而能谨直自持;廷召性虽癖,在军中四十年,累从征讨,所至有功:皆不害其为骁果也。 谢肇淛:范廷召所至,鸟雀皆绝,射之酷者也。 柯维骐:高琼、范廷召并少年无赖,意命异日脱蟠乘运,功显而身荣。 蔡东藩:李继迁一狡虏耳。待狡虏之法,只宜用威,不应用恩……为宋廷计,应简择良将,假以便宜,俾得联络蕃酋,一鼓擒渠,此为最上之良策。乃不加挞伐,专务羁縻,彼势稍蹙则托词归阵,力转强即乘机叛去,至若至道二年之五路出师,李继隆等不战即还,王超、范廷召,虽战退继迁,亦即回镇,彼殆视庙谟之无成算,姑为是因循推诿,聊作壁上观乎?然威日堕而寇且日深矣!

范廷召曾跟随后周世宗战高平、征淮南,参与宋灭北汉之战、雍熙北伐、徐河之战等,屡从征伐,连战契丹,攻破辽军。公元1001年,范廷召逝世,时年75岁,追赠侍中。金沙城中心游戏注册 1 范廷召的后代 范廷召有四个儿子,分别是: 范守均,官至散员都虞候、演州刺史; 范守信,官至内殿承制、阁门祗候; 范守宣,官至内殿崇班; 范守庆,后改名珪,官至西京作坊副使、淮南江浙荆湖制置发运副使。 关于范廷召的评价 李焘:廷召善骑射,在军中逾四十年,由显德以来,凡亲征,未尝不从也。 脱脱:真宗澶渊之役,高琼之功亦盛矣。范廷召年十八,能手刃父仇;琼将磔于市,幸以逃免;葛霸善击刺马射,给事藩邸:皆非素习韬略者也。及其出身戎行,迭居节镇,而卓有可观,由所遇之得其时也。或谓琼颇自用,谋议不及参佐,而洞晓军政;霸虽失于巽懦,而能谨直自持;廷召性虽癖,在军中四十年,累从征讨,所至有功:皆不害其为骁果也。 蔡东藩:李继迁一狡虏耳。待狡虏之法,只宜用威,不应用恩……为宋廷计,应简择良将,假以便宜,俾得联络蕃酋,一鼓擒渠,此为最上之良策。乃不加挞伐,专务羁縻,彼势稍蹙则托词归阵,力转强即乘机叛去,至若至道二年之五路出师,李继隆等不战即还,王超、范廷召,虽战退继迁,亦即回镇,彼殆视庙谟之无成算,姑为是因循推诿,聊作壁上观乎?然威日堕而寇且日深矣!

李继隆(950年—1005年3月17日 ),字霸图。祖籍上党。北宋名将,李处耘长子,以荫补供奉官。善骑射,晓音律,好读《春秋左氏传》,以礼待儒士,多智谋,谦虚谨慎。参与平定后蜀、江南,有军功。李继迁扰边,与田仁朗等率兵击败。从曹彬征幽州,破契丹兵。雍熙三年,迁侍卫马军都虞侯,为沧州都部署。淳化四年,以河西行营都部署,破李继迁,擒赵保忠。至道初,任灵、环十州都部署。真宗即位,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解兵权。景德二年卒,赠中书令,谥忠武。 将门出身 李继隆祖籍上党,其父是北宋开国名将李处耘。李继隆的妹妹经赵匡胤(即宋太祖)撮合嫁与赵光义(即宋太宗)为妻,即后来的明德皇后。李继隆之弟李继和后来是镇守西北边防的名将。因李处耘和赵匡胤的结拜兄长慕容延钊不和,李继隆虽有才华,却屡遭压制,少年时代的李继隆只好每天游猎练武等待机会。 南征北战 乾德二年,北宋讨伐后蜀的战争爆发,李继隆作为将门之家,年方弱冠就毅然从军,校军场上他每射必中受到赏识,被任命为果、阆州监军。慈母见到年轻的爱子将要远征不免非常担心,找来一些当年丈夫的老部下辅佐李继隆。没想到李继隆一口回绝道:“是行儿自有立,岂须此辈,愿不以为虑”,就此踏上了漫长的征途。军人的生涯充满了危险,蜀道更是艰难,在胜利归来的路上李继隆连人带马掉入了山沟,幸运的是给一棵树挂住,人马无恙被救了上来。 随后,李继隆和三百士兵被派到长沙,去剿灭数千名当地的蛮族,武器只有刀和盾牌。但是年轻气盛的李继隆冒着蛮族不断施放的毒箭身先士卒,以伤亡100多人的代价打败了敌军。战斗中,他的手臂被敌人的毒箭贯穿,危在旦夕,好在部下得到解药,才获救治。此战,李继隆以勇猛传遍了全军。宋太祖听闻后对其赞赏有加,开宝七年攻南唐时,就派李继隆负责水路运输补给。唐军全力攻击宋军的水运,但李继隆屡屡击败南唐水军,并且斩杀了敌军一位高级将领,有力的保障了宋军补给。 太平兴国二年,李继隆转任六宅使。 太平兴国四年,宋太宗赵光义率军亲征北汉,李继隆担任四面提举都监,一如既往“奋以先登,勇常冠军”。在与李汉琼攻打太原西城时,一次敌军投石机投出的石头,正好落在他身边,一位随从亲兵当场被击中身亡,但他仍然毫无惧色,从容战斗在第一线。北汉在宋军的打击下终于投降,李继隆为统一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幽州战役 北汉灭亡后,李继隆作为先锋参加了第一次幽州战役,与郭守文领先锋军击破契丹数千人。包围范阳时,又与郭守文担任先锋,大败契丹于湖翟河南。此时,因太宗的失误,宋军在高粱河之战中受契丹名将耶律休哥的反击,遭遇惨败,宋军各路人马都慌忙败退,只有李继隆所属部队且战且退,安全撤离,耶律休哥看后也大吃一惊。 战后,李继隆因功被命为镇州都监。辽军随后转入-,契丹人派出耶律休哥和韩匡嗣带领大军直抵满城。宋军按照太宗的部署分为八阵对峙,宋军有人提出八阵的部署力量过于分散,应该改为二阵,但大将崔翰犹豫不决,恐怕违反太宗的命令不好交待。当时身为监军的李继隆当场表示“事有应变,安可预定,设获违诏之罪,请独当也”。有了李继隆拍胸脯,宋军于是大胆的做了违背太宗意图的正确变阵。一场大战过后辽军惨败,被斩首万级、俘三万,杀敌约八万人。其后李继隆调任迁宫苑使、领妫州刺史,护三交屯兵。 太平兴国七年,辽人再次卷土重来,辽景宗亲率三路大军南下。李继隆跟随名将潘美迎战于雁门,潘美以曹光实为先锋击溃了辽军。李继隆和潘美乘胜追击,攻破了敌军二十五寨,斩首三千余级,俘获万人,一直追击到辽境内的灵丘才返回。同时,其他各路宋军也捷报传来,崔延进破敌于唐兴斩首数千级,斩杀辽军大将、太尉奚瓦里,府州折家军也取得了胜利,辽军损失惨重,入侵计划全面崩溃。战后,李继隆改任改定州驻泊都监。 雍熙二年,党项人李继迁诱杀曹光实,攻陷河西三寨,银州等地进围抚宁。李继隆又赴西北讨伐党项,他和王诜等浊轮川一战杀敌五千,李继迁狼狈逃走。收复银州后,宋军再破悉利族,斩三千余级,出开光谷西杏子坪降三族首领析八军等三千余众。岌伽罗腻十四族不愿归顺,李继隆与尹宪发动攻击,俘斩七千余级。战后,李继隆以辉煌战功,被加封为环州团练使,并护高阳关屯兵。 第二次幽州战役 雍熙三年,宋太宗发动了第二次幽州战役。李继隆隶属曹彬一路,他作战勇猛,攻克固安、新城,涿州,俘获契丹将领一名,但因太宗与曹彬的错误,宋军遭到了惨败,各路人马伤亡惨重。但李继隆部队“军成列,虏不敢击”,有秩序的撤到了宋境,在定州驻扎。当时有数万败兵溃散到定州,形势混乱,李继隆按照太宗指示,从容的安置败兵,受到太宗的表彰,改任侍卫马军都虞候、武州防御使。 同年冬,辽军反击全线展开,宋辽战于河间君子馆,宋军刘廷让领兵数万迎战,时任沧州都部署的李继隆率一万精兵为援。由于天寒冰冻,宋军弓箭无法张开,刘廷让受到辽军重创,死者数万。李继隆和沧州副都部署王杲领兵赴援途中遭到辽军优势兵力袭击,虽然王李二人顽强抵抗杀死了大批辽军,但终究寡不敌众。李继隆考虑到气候等形势对宋方极为不利,果断下令退保乐寿。李继隆的撤退命令是完全正确的举动,但此却成为刘廷让推脱责任的把柄。战后,太宗震怒,下令李继隆赴京,对其进行调查,但事实很快大白天下,李继隆无罪释放。一年后,加领本州观察使。 双雄争锋 端拱元年,李继隆获授侍卫马军都指挥使、领保顺节度使。九月,李继隆终于被任命为定州都部署,不过他面对的局面是险恶的,宋军精锐几乎在之前的歧沟关和君子馆两战中丧失殆尽,《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缘边疮痍之卒,不满万计,皆无复斗志,河朔震恐”。 同年冬,辽军大将耶律休哥再次大举入侵,攻克涿州,陷长城口。李继隆领兵北上增援,不敌耶律休哥,宋军退保北平寨。耶律休哥领八万精骑继续南下,陷满城,南下祁州。李继隆再次赴战,路上遇敌激战之后斩获不少,最后依据宋太宗指令退保唐河。耶律休哥的精锐铁骑也没闲着,如风雷一般迅速扑向了唐河。面对辽军凌厉攻势,李继隆一面招来镇州都部署郭守文增援,一面在北岸设下二千名伏兵准备背后偷袭。耶律休哥很快发现了宋军伏兵,他首先对宋军伏兵实施攻击。李继隆见情况有变,立即下令荆嗣出战救援,荆嗣杀入重围救出伏兵,迅速退到河边,把军队分为三阵,背水抵抗。辽将耶律休哥亲率骑兵主力登上烽火台求战,然后全力冲击。勇将荆嗣顽强抵抗,战斗拉锯了好几个回合后,荆嗣军抵敌不住且战且退撤到南岸和李继隆主力会合。辽军见势迅速杀过河桥。李继隆的部下袁继忠见此慷慨陈词道“今强敌在近,城中屯重兵不能剪灭,令长驱深入,侵略他郡,虽欲谋自安之计,岂折冲御侮之用乎?我将身先士卒,死于寇矣”。但黄门林延寿等却拿出太宗不许出战的诏书。李继隆早已下定决心一战,他喝斥道:“阃外之事,将帅得专焉。往年河间不即死者,固将有以报国家耳。”下令田敏带领其数百名静塞骑兵来到阵前,“静塞”这个番号是北宋的精锐骑兵部队,史载:“近世边郡骑兵之勇者皆习干戈战斗而不畏懦者也,闻虏之至,或父母辔马,妻子取弓矢,至有不俟甲胄而进者。”田敏不负众望带着骑兵“摧锋先入”。李继隆,荆嗣,郭守文乘势掩杀,辽军大败,横尸遍野,宋军一直追击到满城,斩首一万五千级获马万匹。战后,辽军南下的势头被初步遏制。大将裴济本与李继隆不和,但此战中,二人摒弃前嫌,奋力拼杀,与敌军短兵相接,因而成为莫逆之交。 端拱二年,耶律休哥再率三万铁骑南侵,旨在切断威虏军的补给。宋朝内部展开了激烈的争论,有人建议放弃威虏军。李继隆表示反对,他召集镇,定,高阳关精锐万人,毅然出发运粮,归途中渡过徐河后遭到耶律休哥追击。李继隆派麾下大将尹继伦偷偷进至辽军后背。到了凌晨尹继伦乘耶律休哥不备,突然从背后袭击辽军,辽军正在用餐不及防备,顿时陷入混乱。尹继伦杀入辽军指挥部,劈面一刀,耶律休哥手臂差点被砍断,狼狈逃窜,但辽军毕竟人多,很快组织反击,尹继伦渐渐支持不住,连连败退。此刻李继隆和大将王杲,范廷召领兵杀到增援。辽军败状据《宋史》记载“杀其将皮室一人。皮室者,契丹相也......寇兵随之大溃,相蹂践死者无数”宋军追击了几十里,辽军在曹河遭到宋军孔守正伏击,又死伤不少。徐河战后,宋辽战争的形势为之一振,此后十年辽军没敢再次大举进攻。 老骥伏枥 淳化五年,西北党项赵保忠与李继迁共谋反宋。李继隆再次出征,部下认为宋军兵少不如先在石堡城休整待情况而动,李继隆却说:“径入夏州,出其不意,彼亦未能料我众寡。若先据石堡,众寡已露,岂复能进”宋军迅速行动开赴夏州,赵保忠被擒拿。 至道二年,李继隆再次征讨李继迁,虽然打了不少胜仗,但因部署欠周密加之粮食不足,遗憾的未能彻底消灭李继迁。 至道三年,李继隆重建了镇戎军,这个要塞在以后的宋夏战争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解罢兵柄 宋真宗即位后,改命李继隆领镇安军节度使、检校太傅。一个月后被召还,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解去兵权,回到镇安军任职。 咸平二年,遭逢母亲去世,旋即起复任职。 咸平四年,加检校太师。后改为山南东道节度使,出判许州。 景德元年,契丹大军南下,李继隆受任驾前东西排阵使,先于真宗前往澶州,与石保吉率军抵御。 景德二年春,李继隆随真宗还京,加开府仪同三司,增加食邑一千户及实封食邑。适逢李继隆病发,真宗亲往慰问 。同年二月初五,李继隆逝世,享年五十六岁。真宗亲自前往李继隆家中痛哭吊祭,身穿丧服发哀。为他辍朝五日,追赠中书令,谥号“忠武”。 历史评价 石保吉:布列行陈,指授方略,皆出于继隆。 杨亿:哲王建官,仰鉴悬象。紫微端门,实列贵相。文昌法宫,乃有上将。唯公践之,令问令望。国之大事,时惟五兵。入董藩卫,朕师不惊。出总戎律,乱略以清。唯公尸之,七德以贞。二矛重弓。高牙长,雕戈淑旗。屏我王国,弩矢前驱。列鼎而食,殊邻不庭。拊剑太息,黼黻公衮。山陆离,赤舄几几。貂冠蝉緌,书日三接。宴见畴咨,启沃忠荩。行无越思,中山之师。辙乱旗靡,抗章请行。投袂而起,帝嘉旧勋。虑其劳止,旰食咨嗟。玺书褒美,控之骑。饮马于河,銮辂薄伐。战功居多,时龙驻跸。天骄请和,宣室饮至。朔陲止戈,帝居穆清。体貌尤异,中外式瞻。安危注意,事君致身。忧国尽瘁,呜呼彼苍。胡不憗遗,心领襄汉。镇兹璧田,河润九里。民戴二天,邑广千乗。禄逾万钱,乐只君子。胡不永年,岁将暮兮寒风冽,天皑皑兮飞密雪,繐帐俨兮犹悬,灵輀隐兮进辙,路悠远兮野苍茫,归夜台兮从先王,英魂邈兮骑箕尾,忠功蔼兮书太常,泉扃閴兮宿草荒,人生共尽兮吁可伤,唯勋名之不灭兮等维,嵩之峻极与洛水而灵长。 利瓦伊:旧勋之门,克嗣前烈。沈毅有勇,倜傥好谋。从幸澶渊,实总兵要,奋威却敌,厥功茂焉。 王称:独澶渊之役,石保吉与李继隆不矜其功,更相推逊于上前,为可嘉也,保吉曰:“布列行陈,指授方略,皆出于继隆。”继隆曰:“宣力用心,躬率将士,臣不如保吉。”岂不贤哉。 脱脱:继隆出贵胄,善骑射,晓音律,感慨自树,深沉有城府,严于御下。好读《春秋左氏传》,喜名誉,宾礼儒士。在太宗朝,特被亲信,每征行,必委以机要。真宗以元舅之亲,不欲烦以军旅,优游近藩,恩礼甚笃。然多智用,能谦谨保身。 黄道周:隆戍邵州,领卒三百。蛮贼数千,一战逐北。获将送京,道中病革。斩首上闻,喜权有得。城破有机,隆先奏白。果如其言,至期报克。契丹犯边,战遵诏额。隆急破之,违诏愿责。从征幽州,一人功窄。传众丧师,令军生色。保忠继迁,运谋作贼。继隆讨之,擒遁两迫。后纵无功,亦称奇特。 《历代群英歌》:王旦裁抑奔竞,继隆不附权臣。 毕沅:继隆出于贵胄,感慨自立,在太宗朝,特被亲信,每征行,必总戎政。帝以元舅之故,不欲烦之军旅,优游近籓,恩礼甚笃,继隆亦多智,用能谦谨保身。 蔡东藩:李继迁一狡虏耳。待狡虏之法,只宜用威,不应用恩...为宋廷计,应简择良将,假以便宜,俾得联络蕃酋,一鼓擒渠,此为最上之良策。乃不加挞伐,专务羁縻,彼势稍蹙则托词归阵,力转强即乘机叛去,至若至道二年之五路出师,李继隆等不战即还,王超、范廷召,虽战退继迁,亦即回镇,彼殆视庙谟之无成算,姑为是因循推诿,聊作壁上观乎?然威日堕而寇且日深矣!

摘要:宋初三衙为禁军最高统帅机构,其将帅不仅统领拱卫内廷和京畿之军,而且出外带兵,承担征伐、镇守重任,可谓军中重要首脑和代表。通过对宋初三朝三衙将帅的出身进行分析,不难发现其大都与皇帝有特殊关系。宋太宗以后,藩邸背景成为入选三衙将帅的重要条件,而对能力和素质却往往忽略,这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极大的消极影响。 北宋一代,三衙为禁军最高统帅机构,其将帅一方面统领京师驻军,拱卫内廷和卫戍京畿,另一方面也出外带兵,承担征伐、镇守重任,可谓是当时军队中的重要首脑和代表。因此对三衙将帅进行全面考察,不仅有助于对宋朝军制的研究,更能够加深对北宋武将群体状况的认识。王曾瑜先生在《宋朝兵制初探》一书中,对宋朝的三衙职官已有所论述。但目前尚未有专文对北宋三衙将帅的角色地位、出身及其素质进行全面分析。本文拟就宋初三朝的这些问题作初步探讨,疏漏之处,还请批评指正。 一宋初禁军三衙将帅官职的定型及其角色地位 北宋的所谓禁军三衙,即殿前司、侍卫亲军马军司和步军司的合称,又别称三司。其渊源乃始于五代后梁的侍卫亲军马步军司,至后周时又出现殿前司。侍卫亲军和殿前二司军队是当时君主直接掌握的中央禁军,其产生的原因便在于五代几朝加强中央兵力的结果,而这两司的将帅也成为握有重兵的要职,地位极为重要。北宋建国初,沿袭后周禁军统帅体制。由于随之实行了将全国“兵骁勇者,籍其名送都下,以补禁旅之阙”的措施,各道仅余承担劳役的厢军,因此,禁军成为北宋全国正规作战队伍的总称,而殿前司和侍卫马步军司仍为其最高统帅机构。所谓:“禁兵者,天子之卫兵也,殿前、侍卫司二司总之。”殿前和侍卫马步军二司的主要官职包括:殿前都点检、副都点检、殿前正副都指挥使及殿前都虞候,侍卫亲军马步军正副都指挥使、马步军都虞候、马军正副都指挥使、步军正副都指挥使以及马军都虞候和步军都虞候。就北宋一朝而言,这些军职都可谓禁军将帅(以后,三衙的某些高级职务常常阙如,遂以捧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参与管军,这方面的情况,在此暂不予讨论),诚如宋人所说:“两司三衙,合十二员,分天下兵而领之。”“以祖宗之制论之,军职之大者,凡八等,除都指挥使或不常置外,曰殿前副都指挥使、马军副都指挥使、步军副都指挥使,曰殿前都虞候、马军都虞候、步军都虞候……秩秩有序若登梯然。” 宋太祖时期,三衙的正式名称虽尚未出现,但在建隆二年以后却事实上开始产生。当年,宋太祖先罢免了慕容延钊和韩令坤的两司最高的军职,“自是,殿前都点检遂不复除授”。不久,又通过著名的“杯酒释兵权”之举,剥夺了殿前副都点检高怀德、马步军都虞候张令铎和殿前都指挥使王审琦等人的帅职。“殿前副都点检自是亦不复除授”。石守信虽在出镇之后兼任马步军都指挥使一年左右“其实兵权不在也”。如宋人评说:“凡诸将职典禁卫者,例罢,悉除节度使,独石守信兼侍卫都指挥使如故,实亦带以为职,元不典兵也。”而马步军都虞候一职,在张令铎罢任后“凡二十五年不以除授”。由于马步军司正、副都指挥使及都虞候等官职被闲置起来,于是便形成了侍卫马军和步军由各自都指挥使及都虞候管辖的局面,这样,由殿前、侍卫马军及步军构成的禁军三衙体制便在实际上出现。直到宋太宗后期和真宗即位初,才一度又任命田重进、傅潜及王超为马步军都虞候。但自景德二年王超被罢黜后,马步军都虞候从此不再授人,“而侍卫司马军、步军遂分为二,并殿前号三衙”。三衙体制正式出现后,将帅之职为:殿前正副都指挥使、侍卫马军正副都指挥使、步军正副都指挥使和殿前、马军及步军都虞候等,间或又有权殿前司、权马军及步军司公事之职。所谓:“资序浅则主管本司公事。”还需指出,以上三衙长贰也往往存在或阙的情况。如景德二年,侍卫步军司一度无主官,遂由马军都指挥使葛霸代管。当葛霸患病后,再由殿前都指挥使高琼兼领。高琼因此上奏说:“臣衰老,倘又有犬马之疾,则是一将总此三职。臣事先朝时,侍卫都虞候以上,常至十员,职位相亚,易于迁改……” 在宋初三朝,三衙将帅扮演着禁军最重要的统兵官的角色,“凡统制、训练、番卫、戍守、迁补、赏罚,皆总其政令。”就其职责概括而言,首先是主掌京师驻军,以拱卫内廷、卫戍京畿,扈从皇帝出行。如开宝二年,有宫廷卫兵图谋不轨,殿前都虞候杨信连夜应召入宫平叛。当宋太祖某次在禁中后池监督卫兵水战时,“有鼓噪声”,杨信闻听立即赶入宫中。在宋真宗晚年多病之际,刘后与丁谓为了继续控制大权,以防止他人染指朝政与皇嗣继承之事,遂安排与刘后有特殊关系的刘美出任侍卫马军都虞候,并把“权马军司公事”;又以夏守恩为殿前都虞候。另据记载:“帝不豫,中宫预政,以守恩领亲兵,倚用之。擢殿前都虞候,以安远军节度使观察留后管勾殿前马步军都指挥使事。”宣和末,步军都虞候何灌即将外任,“未及行而帝内禅,灌领兵入卫。郓王楷至门欲入,灌曰:‘大事已定,王何所受命而来?’民者惧而退”。在宋太祖的几次出征活动中,都少不了石守信、高怀德等三衙大帅的身影。赵匡胤巡幸西京洛阳时,步军都虞候刘遇奉命“率禁卫以从”。宋太宗在亲征河东和幽州的过程中,大批禁军三衙将帅也随同护驾。此后,在宋真宗东封泰山时,殿前副都指挥使刘谦以都大勾管山下公事的身份,马军都虞候张耆和步军都虞候郑诚以都大提举山下军马的身份,“扈从升山,提举宿卫兵”。三衙将帅的第二职责是出外带兵,承担征讨和镇守的重任。如宋太祖朝,马步军都指挥使韩令坤、殿前都点检莫容延利率军征讨李筠之叛;宋太宗朝,马步军都虞田重进镇定州;宋真宗即位初,马步军都虞候傅潜、王超先后出任河北前线主帅,等等。特别是从宋真宗朝开始,三衙将帅往往出为河北及西北前线主帅。由此可见,其地位相当显赫。三衙将帅的第三项重要职责是负责京师禁军的日常训练和管理。如咸平二年,宋真宗亲自举行盛大的阅兵仪式。在这次检阅活动中,殿前都指挥使王超负责了三衙的二十余万禁军的训练事务。当阅兵仪式结束后,宋真宗便对王超表示:“士众严整,戎行练习,卿之力也。”宋守约为殿前都虞候,“卫兵以给粟陈哗噪,执政将付有司治,守约曰:‘御军安用文法!’遣一牙校语之曰:‘天子太仓粟,不请何为?我不贷汝。’众惧而听命”。 但是,按照宋初确立的治军原则,三衙虽为禁军最高统帅机构,但却受到枢密院的制约,本身并无调兵权。如宋人所说:“三司天下之兵柄皆在,其权虽重,而军政号令则在枢密院。”范祖禹在《上哲宗论曹诵权马军司有二不可》中进一步指出:“祖宗制兵之法,天下之兵本于枢密,有发兵之权而无握兵之重;京师之兵总于三帅,有握兵之重而无发兵之权。上下相维,不得专制。此所以百三十余年无兵变也。”所以,当枢密副都承旨曹诵受命暂时代管马军司时,就立即遭到朝臣的反对,理由是:“今副都承旨为枢密属官,权任管军,是本兵之地又得握兵,合而为一,非祖宗制兵之意。”不仅如此,宋初统治者,特别是宋太宗和真宗朝还逐渐推行“崇文抑武”的方略,有意压制武将的权威。于是,出现了三衙将帅在礼节上屈从文官大臣的局面,所谓:“祖宗时,武臣莫尊三衙,见大臣必执梃趋庭,肃揖而退。”由此可见,在北宋君主集权体制下三衙将帅受到严格的控制,其地位虽在军队中极为显赫,但却不足以祸乱朝政。 二宋初的三衙将帅及其出身背景 三衙将帅作为宋初武将群体的核心人物和军队的重要代表,其角色地位和作用都显而易见,但遗憾的是,由于三衙的地位不如东西二府重要,其任职人员、时间等情况缺乏完整系统的记载,没有如《宋史?宰铺年表》和《宋宰辅编年录》等记载宰辅大臣任职情况的资料。现存南宋人郭倪所撰《侍卫马军司题名记》,是有关马军司长贰较为完整的资料,但殿前司和步军司长贰的情况,便无系统的记录。笔者现除了依据《侍卫马军司题名记》的史料外,更全面梳理了《续资治通鉴长编》(并借助河北大学宋史研究中心《长编》电子文本检索系统加以核查)和《宋史》本纪及传的资料;此外,还尽可能地搜集了其他有关资料,将宋初三朝三衙将帅依照任职前后顺序列出下表(为节省篇幅,不再一一注明出处)。 需说明的是,由于史料不足,上表中个别人的任职时间可能不确切,如《宋史?王继忠传》提及彭睿、靳忠在马军司任职,却无明确时间,只能列在表中末尾。不过,上表还是能够反映宋初三衙将帅的总体任职情况。根据上表所列情况,可进一步对当时三衙将帅的出身及其变化进行透析。 宋太祖一朝,最初的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进因反叛很快被镇压。韩令坤和慕容延钊虽同属后周宿将,但因认同赵匡胤建国,遂在宋开国不久出任马步军和殿前二司的最高军职;石守信、高怀德、王审琦、张令铎、张光翰及赵彦徽等人则是赵匡胤发动兵变的主要支持者,自然都得到重用,在宋太祖登基数日后便分任禁军重要将帅之职,史称:“官爵阶勋并从超等,酬其翊戴之勋也。”至于赵光义出任殿前都虞候一职,乃在于其为赵匡胤胞弟的缘故。 如所周知,宋太祖汲取以往武人跋扈、兵变篡权的深刻教训,厉行收兵权方针。于是,在巩固政权的同时,逐渐撤换了以上握有兵权的将帅,继任者由宋太祖的亲近下属和外戚成员组成。其中韩重□和罗彦□,在后周末分任控鹤军都指挥使、散指挥都虞候,都是当时殿前都点检赵匡胤的直属部下,所以,韩氏也有“翊戴之功”,罗氏在关键时刻还仗剑胁迫后周宰相范质等人。因此,宋太祖登基后提拔了韩、罗二人。刘廷让、崔彦进、张琼、杨信、李进卿、党进、张廷翰、李重勋、刘遇及李汉琼也是赵匡胤的早年旧部,而张琼和杨信更是赵匡胤的亲信。史称:张琼“少有勇力,善射,隶太祖帐下”。在周世宗征淮南时,他曾舍身保护过赵匡胤。所以,宋太祖“及即位,擢典禁军”。杨信,“显德中,隶太祖麾下为裨校”。张琼死后,杨信遂接替其职。在韩重□罢任后,杨氏以殿前都虞候的身份独掌殿前司六年之久,开宝六年再升为殿前都指挥使。宋太祖时期,外戚出身的三衙将帅有王继勋和杜审琼二人。王氏为宋太祖王皇后胞弟。乾德二年,步军都指挥使崔彦进出征后蜀,王继勋权侍卫步军司公事。乾德四年,王氏因暴虐被“夺其军职”。杜审琼乃赵匡胤母亲杜太后之兄,当王继勋解职后,“诏审琼兼点检侍卫步军司事”,但不久病死。 宋太宗即位之初,沿用以往禁军三衙将帅。但在帝位稳定不久,宋太宗便很快罢免了党进、李汉琼和刘遇的典军将帅之职。次年,当李重勋、杨信病死后,三衙长贰已经完全更换。对此后宋太宗任用的二十一位三衙将帅的出身进行分析,可以发现有过半数属于宋太宗藩邸亲随,藩邸之外的武将不足半数,另有外戚一人。考诸有关记载,非藩邸出身者有白进超、李怀忠、崔翰、米信、田重进、刘廷翰、范廷召、孔守正及丁罕等九人,其任职时间主要在宋太宗朝前期。据《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一九记载,太平兴国三年七月,白氏出任殿前副都指挥使时已具有殿前都虞候、节度使的身份,而此时距宋太宗称帝不足两年,可见白氏原本地位较高。除白进超外,其余八人在宋太宗登基时,都不过是中级武官。正因为这些武将大都地位不高,与先朝皇帝无亲近关系,所以都得到宋太宗的提拔,先后成为三衙将帅。 宋太宗藩邸亲随出身的三衙将帅有戴兴、王超、傅潜、赵延溥、王昭远、高琼、王汉忠、葛霸、元达及王荣等十人。据记载:戴兴“以勇力闻里中……太宗在藩邸,兴诣府求见,奇之,留帐下”;王超“弱冠长七尺余,太宗尹京,召置麾下”;傅潜“少事州将张廷翰。太宗在藩邸,召置左右”;赵延溥在赵光义任开封尹时,“以所部为帐下牙军”;王昭远“事太宗于晋邸,特被亲遇”;高琼“事王审琦,太宗尹京邑,知其材勇,召置帐下”;王汉忠“太宗在藩邸,召见,奇其材力,置左右”;葛霸“善击刺骑射,始事太宗于藩邸”;元达,“太宗居晋邸时,达求见,得隶帐下”;王荣“太宗在藩邸,得隶左右”。可见戴兴等人皆因有藩邸背景,故升迁迅速,分居三衙要职。外戚出身的李继隆,是宋初大将李处耘之子,又是宋太宗皇后李氏兄弟。李继隆以父荫补官,宋太宗即位后,长期掌管马军司,史称:“在太宗朝,特被亲信。” 宋真宗时期,已知三衙二十七位将帅中,有八人属于留用的前朝旧将。其中丁罕、范廷召分别在咸平二年和四年病死于任上,康保裔在咸平三年战死,傅潜因罪于同年流放,王汉忠和王超以失职分别于咸平五年、景德二年贬官,高琼、葛霸则在景德二年以“老疾”罢军职。也就是说,在景德二年以后,三衙将帅完成了新旧更替,而此后占宋真宗朝的绝大多数时间。 在宋真宗提拔的十九位三衙将帅中,七人明确有宋真宗藩邸背景,其中王继忠以荫补东西班殿侍,“真宗在藩邸,得给事左右”;刘谦在至道初入选东宫卫士;张耆“年十一,给事真宗藩邸”;夏守恩也以荫补下班殿侍,“给事襄王宫”;蔚昭敏“真宗为襄王,昭敏自东班殿侍选隶襄王府”。据《宋史?王继忠传》记载,彭睿和靳忠也是“真宗宫邸攀附者”。无宋真宗藩邸背景者五人,其中桑赞、张凝和王能为宋太宗藩邸旧人;张进在宋太宗朝官至天武四厢都指挥使、领贺州团练使;曹璨则是宋初大将曹彬之子,在宋太宗朝为西北统兵官;王隐、郑诚、袁贵、冯守信及王守□等五人,因缺乏资料,其出身情况不详。李继和、刘美为外戚。其中李氏为李处耘之子、李继隆胞弟;刘美被宋真宗皇后刘氏认作兄长,但同时又有宋真宗藩邸背景,所谓“初事真宗于藩邸,以谨力被亲信”。 三宋初三衙将帅的素质及其下降趋势 宋初的三衙将帅,既然是禁军最高统帅机构的首脑,就具有一种象征或楷模意义,其素质及表现必然对当时的武将群体产生极大的影响,因此无疑是十分重要的。然而,从宋初三朝的实际情况来看,三衙将帅的能力和作为却呈现出逐渐下降的趋势。 在宋太祖时期,殿前和马步军司的将帅以功臣、猛将为主,其能力与军事将领的身份大致相称。韩令坤、慕容延钊、石守信及高怀德等人,都是久经战争考验的将领,足以承担禁军将帅之职。此后的继任者虽然资历较浅,并且在忠诚及顺从方面更符合统治者的要求,但绝大多数人作为军事将领的素质却没有降低。考察《宋史》韩重□以下诸人事迹,不难发现他们大都拥有丰富的战场经历及突出的军功。如韩重□在北宋建国前,就颇有战功,其后屡次出征,曾大败契丹援军;刘廷让在灭后蜀的军事行动中,也有突出的表现;张琼无疑是一名猛将,宋太祖即承认:“殿前卫士如虎狼者不下万人,非张琼不能统制。”党进勇于战阵,曾击败北汉名将杨业;李汉琼“善战有功”,曾取得抗击契丹的满城大捷。崔彦进、李进卿、张廷翰、李重勋及刘遇诸将,都不失勇将本色。其中有关李进卿视死如归的记载,颇能反映这些将领果敢的作风。杨信因长期承担宫廷禁卫职责,故没有突出战绩的记载,但以其在殿前司任内的表现和深得宋太祖器重的情况观之,杨氏绝非无能之辈。宋太祖朝惟有王继勋和杜审琼两人,属于忝位其职之流,或暴虐不堪,或庸碌有余。不过,此二人在当时禁军统帅中所占比重既小,任职的时间又极为短暂。 宋太宗即位后,在对三衙长贰的选拔上,更多地偏重顺从、循谨特点的要求,这便不可避免地削弱了任职者作为军事将帅应有的基本素质。如最初提拔的白进超被史家评价为“初无灼然战功,徒以小心谨密抚士卒,故致将帅焉。”孔守正也以顺从见长,如孔氏在高阳关领兵时,“军中小将有詈其校长者,守正械送阙下,取裁于上,未尝专决焉”。而由宋太宗藩邸出身的三衙将帅,更普遍具有循规蹈矩的特点,虽深受器重,但在战场上往往表现出无能、怯懦的状态。如傅潜和王超,或“畏懦无方略”,或“然临军寡谋,拙于战斗”,纵然手握重兵,也临阵惧战。傅氏终因丧师失地而遭到国人皆曰可杀的唾骂,王氏则因一味避战被诏责为“曾乏驱攘之效,稽违诏旨,缓失师期,讫致残人”;王荣则屡战屡败,成为时人的笑柄。至于戴兴、李继隆、赵延溥、王昭远、王汉忠、葛霸、元达之流,实为庸碌之徒,尽管身居要职,然而皆无突出的表现。惟有高琼稍有作为,以后曾代表禁军支持了寇准抗击契丹入侵之举。 至宋真宗时代,除了张凝和王能尚属战将,曹璨“习知韬略”“善抚士卒”之外,其余大多数三衙将帅的表现就更差强人意,或品行拙劣,或昏庸无能,其中张耆颇有代表性。张耆平庸贪财,曾因受贿被贬。大中祥符末,张耆奉命选兵,由于措施不当,几乎激起兵变。又据《宋史?张耆传》记载,张耆生性吝啬刻薄,在家中设肆“贸易”,甚至为家人看病卖药,“欲钱不出也”。而《挥麈录?后录》卷五则记载:张氏曾与达官贵人通宵达旦宴会,奢侈无度。因此当世史家王称称其“材质庸下,致位将相,盖出幸会云”。桑赞则缺乏武将应有的勇气,临阵退缩惧战。咸平六年,辽军围攻望都,桑赞与王超受命增援,但“超、赞皆畏缩退师,竟不赴援”,致使王继忠一军覆没。夏守恩无所作为,却“恃宠骄恣不法”,终以贪赃被废。刘谦被评为“虽乏奇功,而亦克共乃职,能寡过者也”。刘美原为银匠,本与军旅无缘,仅仅由于刘皇后的背景,遂忝位马军司首脑。王继忠战败被俘,蔚昭敏、张进、王隐、李继和、郑诚、袁贵、冯守信及王守□诸人事迹平平,至于彭睿和靳忠所为,则在史籍中无处可觅。 综观宋初三朝三衙将帅的构成及其变迁过程,可以清楚地看出其素质和表现逐渐下降的趋势,可以说从宋太宗朝开始,三衙统帅组织中已无良将可言。这种现象的存在,不仅日渐腐蚀了禁军的领导体系,进而降低了当时军队的战斗力,而且对后世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宋仁宗以后,三衙将帅无论是在能力上,还是在权威上都更进一步沦落,遂基本上退出了战场上方面军指挥者的位置,成为文官统帅手下的配角,其主要职责仅余下管辖京师驻军而已。 (原文发表于《河北学刊》2002年第2期)

返回目录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发布于人物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城中心游戏注册宋史论稿,范廷召的后代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