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物故事

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 > 人物故事 > 冯奉世生平事迹,汉朝人物冯奉世简介

冯奉世生平事迹,汉朝人物冯奉世简介

来源:http://www.irgrl.com 作者:金沙城中心 时间:2019-09-21 16:28

冯奉世出生上党潞县,是西汉著名将领。汉武帝时期以良家子身份成为郎官,之后历任武安县的长宫、军司空令、左将军、光禄勋、水衡都尉等职,封爵关内侯。他通晓兵法,有勇有谋,曾随军攻打匈奴、平定莎车、征讨羌虏,征战时年功名仅次于赵充国。公元前40年,冯奉世病逝。人物生平 家世背景 冯奉世,字子明,上党潞县人,后来迁徙到杜陵。冯奉世的祖先冯亭,是战国末期韩国上党郡的郡守。秦昭襄王四十六年,秦国攻打上党,堵住了太行山中的通道,韩国守卫不住,冯亭就把上党城献给赵国并且为之防守。赵国封冯亭为华阳君,和赵国大将赵括一起抵御秦国。秦昭襄王四十八年,冯亭在长平之战中战死。冯氏宗族从此分散各地,有的留在潞县,有的在赵地。在赵地的成为官吏将军,官吏将军的儿子们又做了代国的丞相。到秦灭六国以后,而冯亭的后代冯毋择、冯去疾、冯劫都作了秦国的将相。西汉建立以后,冯奉世祖父冯唐在汉文帝时闻名朝野,他就是代国丞相的儿子。 学习春秋 汉武帝末年,冯奉世因为是良家子弟而被选任作郎官。汉昭帝时,按照他的功劳的大小和所排次序补任武安县的长宫。被免官时,年纪已有三十多岁,才学习《春秋》,钻研其微言大义,读兵法,明晓其内容和实例,前将军韩增上报任命他做军司空令。本始年间(前73年-前70年),随军攻打匈奴。战争结束后,又担任了郎官。 平定莎车 在此之前,西汉数次派遣使节出使西域,大多都辱没使命不称其职,有的贪污,有的被外国刁难侮辱。元康元年,当时乌孙国很强大,有攻击匈奴的功劳,同时西域诸国刚刚与西汉和好,西汉正准备善待他们,想趁机安抚这些国家,就挑选可以出使外国的人。前将军韩增推荐冯奉世以卫候的身份持使节护送大宛等国的宾客回国。到伊脩城,都尉宋将说莎车国人和其他一些国家一起攻杀了西汉所任命的莎车王万年,还杀了西汉使者奚充国。这时匈奴又发兵攻打车师城,因为没攻下就回去了。莎车国派使者扬言说北道诸国已经归属匈奴,当时就攻击劫掠南道诸国,并与他们歃血为盟背叛西汉,从鄯善国向西都断绝交通。都护郑吉、校尉司马意都被困在北路诸国之间。冯奉世和他的副手严昌商议,认为如果不火速攻击,莎车国就会日益强大,这样形势就难以控制,一定会危及整个西域。 于是以使节通告诸位国王,从而发动他们的军队,南北道一共一万五千人进攻莎车国,攻占了它的城池。莎车王自杀,就将他的首级传到长安。诸国都平定下来,冯奉世的威名震动西域。冯奉世就收兵回国,将情况上奏朝廷。汉宣帝召见韩增说:“祝贺将军举荐的人很称职。”冯奉世就西行到了大宛国。大宛国听说他杀了莎车王,尊敬他超过了其他使者。得到大宛名马象龙回到长安。汉宣帝很高兴,就下命令议论封赏冯奉世的事。丞相、将军都说:“《春秋》之义,大夫出使国外,如果遇到有利国家之事,可以自行其事。冯奉世的功劳尤其显著,应当加封爵位赏赐土地。”少府萧望之单独认为冯奉世奉旨出使有其任务,却擅自假托皇帝命令违背旨意,征发诸国兵马,虽然有功劳,但不可以用他做后人的榜样。如果要封赏冯奉世,就开了以后出使的人的方便之门,以冯奉世做榜样,争相发动军队,邀功求赏于万里之外,在夷狄各族中为国家滋生事端。此例不可开,冯奉世不应受到封赏。汉宣帝认为萧望之的建议好,封冯奉世为光禄大夫、水衡都尉。 征讨羌虏 黄龙元年,汉元帝即位,冯奉世任执金吾。上郡属国归降西汉的一万多胡人背叛而去。当初,汉昭帝末年,西河郡属国胡人伊酋若王也率领数千名人众叛变,冯奉世立即持使节领军队追击他们。右将军典属国常惠去世,冯奉世接替他为右将军典属国,加封诸位官吏的名号。几年之后,做了光禄勋。 永光二年七月,陇西羌彡姐的旁支反叛,汉元帝下诏召让丞相韦玄成、御史大夫郑弘、大司马车骑将军王接、左将军许嘉、右将军冯奉世入朝商议对策。当时,连年庄稼收成不好,京都谷物每石卖二百余文钱,边境郡县每石四百文钱,关东五百文钱。到处闹饥荒,朝廷正在为此忧虑,却又遇到羌族叛变。韦玄成等人沉默着没有人说话。冯奉世说:“羌族贼兵近在国境以内背叛,假如不及时诛灭,就没有办法制服远方的蛮夷。我愿意率领军队讨伐他们。”汉元帝询问需要用的军队的数量,冯奉世回答说:“我听说善于用兵者,不会两次用兵,不会三次运粮,所以军队不宜长时间地征战在外而顺从天意的讨伐应该速战速决。过去经常不衡量敌人的情况,而军队至于损失;多次运送粮食,则时间长耗费多,军队的士气低落。现在反叛的贼兵大约三万人,依兵法应加倍调用六万人。而羌戎是使用弓矛的军队罢了,兵器并不犀利,可以调用四万人,一个月足以解决。”丞相、御史、两位将军都认为百姓正在收获季节,不能多发兵;一万人驻扎防守,差不多够了。冯奉世说:“不行。国家遭受饥荒,战士、马匹瘦弱,数量也不多,战争用的装备长期废置不修,夷狄各族都有轻视边疆官吏的心思,所以羌族才会首先发难。现在以一万人分守数处,贼兵见我方军队人少,一定不会害怕,战则军队受损士气低落,守则不能救助百姓。如果这样,怯弱的形势显露出来,羌族就会趁机进攻,各少数民族一齐响应,互相煽动起兵,我恐怕汉朝要征发的兵役就不止四万了,这不是金钱所能解决的。所以少发军队就会旷日持久,和一战而迅速解决相比,利害差别万倍。”冯奉世坚持争取,不能得到更多兵马。又有诏令增加两千人。 当即派遣冯奉世率领一万二千兵马出发,打着领兵屯田的名义。典属国任立、护军都尉韩昌为偏将副手,到陇西郡,分别屯兵三处。典属国任立为右军,屯兵白石;护军都尉韩昌为前军,屯兵临洮;冯奉世为中军,屯兵首阳县西极山上。前军到降同阪,先派校尉在前方和羌人争夺有利地形,又另外派校尉到广阳谷营救百姓。羌族贼兵人数很多,官兵都被击溃,两个校尉被杀。冯奉世向汉元帝上报地形和需要多少部队的计划,请求增兵三万六千人才足以解决战事。书信上奏,汉元帝发兵六万多人,封太常弋阳侯任千秋为奋武将军前去增援冯奉世。冯奉世上奏说:“希望得到大批士兵,不必烦劳大将。”于是陈请转运的费用。 汉元帝当时以玺书慰劳冯奉世,同时也责备他说:“皇帝慰问领兵在外的右将军,征战在外,非常辛苦。羌族贼兵侵扰边境,杀害官吏百姓,很是违逆天道,所以派遣将军率领军队将领依照天意前往诛灭。以将军杰出的材质,带领精锐部队,讨伐不轨的贼寇,有百战百胜的道理。现在居然有临阵不敢攻战的名声,太给汉朝丢脸了。是从前不熟悉军事的缘故吗?还是恩惠没有普及,军纪不明的缘故?我非常奇怪。你上书说羌族贼兵凭仗深山,多小路,不得不多处分兵占据要害之地,然后必须发动驻防的士兵,才足以解决问题,军队部署已经决定,从形势上看不能再安排大将,我知道了。以前因为将军缺少士兵,不足防守之用,所以调遣附近的骑兵,日夜兼程地赶到,不是为了进攻。现在征发三辅、河东、弘农越骑、迹射、佽飞、彀者、羽林孤儿和呼速累、嗕种,正在火速调遣。战争,是凶险的事情,一定会有成功或失败,恐怕策略不事先商定,了解敌情不审慎,所以又派奋武将军。兵法说大将军出征一定要有偏裨将领,用来耀武扬威,参谋计策,将军又有什么疑虑的?爱护将士,得到军心,决定就不后悔,擒拿敌人一定要彻底,这是将军的责任。至于运输的费用,有专门的官吏负责,将军不必担心。等到奋武将军的兵马到达,一起进攻羌族贼兵。” 同年十月,军队都集合到陇西郡。十一月,一齐进攻。羌族贼兵大败,斩杀首级数千,余下的都逃出边境。战争未决胜负的时候,西汉又征募士兵一万人,封定襄太守韩安国为建威将军。还未出发,听说羌族贼兵被打败了,汉元帝说:“羌族贼兵被击溃受到惩罚,逃出边境,那些休战的将士,多留一些屯田守卫,防守要害之处。” [14] 受封去世 永光三年二月,冯奉世回到京师,改任左将军,光禄勋的职位不变。之后记功封爵,汉元帝下诏说:“羌族贼兵凶残狡黠,杀害官吏百姓,进攻陇西郡官署,烧毁驿亭,断绝道路桥梁,极大地违背了天道。左将军光禄勋冯奉世前时率领军队征讨,斩首俘虏八千余人,夺取牛马羊数以万计。赐冯奉世关内侯的爵位,食邑五百户,黄金六十斤。”裨将、校尉三十余人,都有赏赐。 一年多后,冯奉世病故。冯奉世任武将官职前后有十年,为杀敌卫国的老将,功名仅次于赵充国。 上疏追封 冯奉世死后两年,西域都护甘延寿因为诛杀郅支单于而被封为列侯。当时丞相匡衡也以甘延寿假冒诏令滋生事端为理由,根据萧望之的事例,认为不应当封侯,然而议论者都赞美甘延寿的功劳,汉元帝听从众人的意见封他为侯。当时杜钦上疏,追溯称颂冯奉世以前的功劳说:“从前莎车王杀害汉朝使者,和各国结盟背叛汉朝。左将军冯奉世以卫候的身份根据便利条件发兵诛灭了莎车王,用计策安定了城市,功绩普及边境地区。议论者认为冯奉世作为使节有其使命,依《春秋》之义中说臣下不能独断专行,按汉朝的法律则有矫制之罪,所以不得封侯。现在匈奴郅支单于杀害汉朝使者,逃亡到康居国,都护甘延寿征发城中之兵和屯田的将士四万余人来诛杀他,封为列侯。我的愚见认为比较罪过则郅支单于比莎车轻,衡量兵力则莎车比郅支多,使用军队则冯奉世少,讲胜利的程度则冯奉世为边境安宁立下功劳,考虑失败的成分则甘延寿给国家带来的灾祸深。他们违背命令擅生事端的罪过是相同的,而甘延寿割地封侯,冯奉世却不记封赏。我听说功劳相同赏赐不同则会使那辛苦的大臣产生疑虑,罪过一样刑罚不同则百姓迷惑;疑虑导致变化无常,迷惑导致不知所从;变化无常则导致制度和导向不明确,不知所从则导致百姓不知如何行动。冯奉世解除危难,忘死征战,完成使命业绩非凡,威名功绩显著,是世代出使者的表率,却惟独压抑而不表扬他,这不是圣明君主杜绝疑虑鼓励节操的意思。希望交给有关部门商议。”汉元帝认为这是先帝时的事,就不再采纳他的意见。冯奉世后代 冯奉世共有九子四女。 儿子: 冯谭,冯奉世长子,官至天水司马、校尉。 冯野王,冯谭弟,官至大鸿胪、琅邪太守,袭爵关内侯。 冯逡,冯野王弟,官至清河都尉,陇西太守。 冯立,冯逡弟,官至东海太守、太原太守。 冯参,冯立弟,官至安定太守、谏大夫,封宜乡侯。 女儿 冯媛,冯奉世长女,汉元帝的昭仪,汉平帝的祖母。 冯习,冯媛妹,因冯媛事连累被杀。 孙子:冯座,冯野王之子,袭爵关内侯。 孙女:冯弁,冯参之女,中山孝王刘兴的王后,因冯媛事连累被贬为民,遣送原籍。历史评价 班固《汉书》:”居爪牙官前后十年,为折冲宿将,功名次赵充国。” 刘志:“前代陈汤、冯、傅之徒,以寡击众,郅支、夜郎、楼兰之戎,头悬都街。” 傅伯寿:“陈汤、傅介子、冯奉世、班超之流,皆为有汉之隽功。” 张预《十七史百将传》:“奉世以谓不须烦大将是也。” 黄道周:“莎车王骄,敌盟叛汉。鄯善以西,皆拥为乱。奉世不平,徵兵讨叛。传首长安,武威震焕。朝廷议封,驳为专擅。光禄大夫,聊以消算。羌反陇西,众皆怠玩。奉世请诛,反复论难。及大破羌,方知才干。再论前功,已成故案。”

汉代人物

中文名:冯奉世

冯奉世,字子明,原籍上党潞人,后移居杜陵(今陕西省西安市东南),西汉名将。 冯奉世出身于将门世家,其先人冯亭,为韩国上党太守。秦攻上党后,使太行道中断,韩国不能据守,冯亭使将上党城献于赵国。赵国封冯亭为华阳君,与赵将赵括共同抵抗秦军,最后战死于长平。宗族由此分散,或留潞,或在赵。在赵国为官帅将,官帅将子为代相。秦灭六国后,冯亭后人冯毋择、冯去疾、冯劫皆为秦国将相。 西汉建立后,冯奉世祖父冯唐在汉文帝时期闻名于朝野,冯唐就是代相之子。汉武帝末年,冯奉世以良家子弟选为郎,当了宫廷卫兵。昭帝时,以其功劳补为武安长,后因故免职,当时他已三十余岁,在家闲居,于是学习《春秋》,攻读兵法。前将军韩增听到别人对他的介绍后,与之面谈,发现他确有真才实学,便奉请汉宣帝任命他为军司空。 冯奉世生逢西汉中后期,朝廷为了巩固对西域的统治,不断派出使臣和军队,加强汉朝与西域各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联系,同时对叛乱者予以镇压、征服。冯奉世就是在这一客观条件下建功扬名的。 汉宣帝三年,冯奉世随军出征匈奴,回师后二次调入宫中当卫兵,之后出使西域。在他前面,朝廷曾多次派人出使西域各国,但多数人不称职,有的乘机贪污,有的受到各个属国的困辱,都没有很好地完成使命。这时,乌孙由于协助汉军打击匈奴有功,朝廷决定派使者去予以安抚,同时进一步加强与西域各国的联系,于是慎重考虑出使的人选。前将军韩增认为冯奉世人智出众,堪当此任,便向宣帝推荐了他。冯奉世被授以卫侯,奉命持节出使大宛(西域国名,在前苏联中亚费尔干纳盆地,属邑大小七十余城),并且护送大宛的使臣回国。 冯奉世一行走到伊修城时,都尉宋将向冯奉世报告说:莎车(西域国,位于今新疆莎车县,是“丝绸之路”的要冲)贵族集团与邻国勾结,杀死了坚持与汉朝友好往来的国王,并杀死了汉朝使者奚充国。 原来乌孙公主的儿子万年做了莎车国的臣下。莎车王很喜欢他,送他到长安学习。莎车王死后无子,莎车国的大臣们想以汉朝为靠山,同时又讨好乌孙国,就上书给汉宣帝,要求让万年去做他们的国王。汉宣帝同意了,派奚充国为使者护送万年回莎车国去。万年做了国王,莎车国有些人表示不满。莎车王的兄弟呼屠征趁机联络临近的部落,杀死了万年和汉朝使者奚充国,自己做了莎车王。 新任莎车国王呼屠征派出使者向他的周边国家宣称,北道诸国属匈奴,南道诸国应听从他的指挥,莎车与匈奴已结成联盟,以西域霸主的身份与汉朝对抗,因此,由鄯善西去的道路已被他们垄断,西域交通瘫痪。 都护郑吉、校尉司马意打算走北道。冯奉世面对西域各国复杂的政治局面,与副使严昌进行了认真的分析研究,一致认为莎车国内发生的政变,是引起西域动荡、交通断绝的主要根源,如不及早铲除立脚未稳的莎车新王,势必养痈成患,难以制服,以致危及整个西域的安全。然而,要想镇压莎车,须有军队,调动军队又需上报朝廷,路途遥远,往返费时,而边境形势逐日变化。于是他们商定,不待奏闻朝廷,立即采取行动,便用从朝中带来的符节通知附近各国出兵,联合进攻莎车。不久调集起各国兵马一万五千人,冯奉世自任统帅,领兵进击莎车,一举攻克其都城。新任莎车王呼屠征毫无防备,及至兵临城下,才慌忙募兵抵御,后自杀身死,莎车人献出呼屠征的头颅,请求和好。冯奉世让他们另选前王的支裔为国王。莎车国复归安定。冯奉世之名不胫而走,威震西域。战后冯奉世收军罢兵,将平定莎车的前因后果详细奏告朝廷。汉宣帝听到报告后十分高兴,当即召见前将军韩增,夸奖他举荐冯奉世,“贺将军所举得其人”(《汉书·冯奉世传》)。 冯奉世平定莎车后,遣回各国兵士,继续西行,直抵大宛。大宛已经听到了他的名字,可谓先声夺人,因此他受到隆重的接待。大宛君臣对他倍加敬重,因而他顺利地完成了使命,临别时大宛赠送名马象龙表示与汉朝的友好之情。冯奉世荣归长安,宣帝甚为高兴,提议为他加封官爵。众大臣认为冯奉世不辱使命,有功于国,应予爵士之封。少府肖望之提出异议,他认为冯奉世擅自发动小国之兵,虽有大功,但是不可引人效法,如果加封冯奉世,将来他人出使时贪功趋利,也要与冯奉世攀比,私自动用兵马,在万里之外为求功名而与他国寻衅滋事,那样一来恐怕无事生非,给国家带来更多麻烦,所以他认为不应给冯奉世加封。宣帝认为肖望之的看法也有道理,便未封爵,只任命他为光禄大夫、水衡都尉。 汉元帝初元元年,冯奉世被任命为执金吾,职掌北军。不久,上郡一万多原来归降汉朝的胡人发生叛乱。冯奉世持节率兵前往打击,稳定了边境局势。初元三年,右将军典属国常惠死后,冯奉世调任为右将军典属国,掌管少数民族事务。几年后升为光禄勋。 永光二年秋,驻守陇西的护羌校尉辛汤因嗜酒任性,多次侮辱羌人,终于激怒了羌众,导致反抗朝廷。元帝召集丞相韦玄成、御史大夫郑弘、大司马车骑将军王接、左将军许嘉、右将军冯奉世一齐入朝,讨论对策。当时连年遭受自然灾害,谷价上涨。每石谷子在京师卖二百余钱,边疆郡县则卖四百,关东地区竟至五百。全国出现饥馑,时有饿死人的报告传到朝廷,因而皇帝亦产生忧虑,担心饥民铤而走险,在这种时候,发生羌人反叛的事情,朝中将相都感到难办,一筹莫展。 冯奉世说道:“羌虏近在境内背畔,不以时诛,亡以威制远蛮。臣愿帅师讨之”(《汉书·冯奉世传》)。元帝问他需要多少兵力。冯奉世回答:“臣闻善用兵者,役不再兴,粮不三载,故师不久暴而天诛亟决。往者数不料敌,而师至于折伤;再三发軵,则旷日烦费,威武亏矣。今反虏无虑三万人,法当倍用六万人。然羌戎弓矛之兵耳,器不犀利,可用四万人,一月足以决”(《汉书·冯奉世传》)。意思是善于用兵的人,只用人服一次兵役即可,所需军粮转运三次就够了。绝不能长久地让兵士在战场服役而遭天灾杀灭。以往对敌军的人数估计不足,往往失败之后才又派兵员,那样就耽搁了时间又浪费财物,而且也影响了士气,有失威武。如今估计叛军约三万人,按常理应出兵六万。但我清楚羌兵武器不精,给我四万人马,一个月的时间,也可以平定叛乱。 但丞相、御史、两将军皆以秋收大忙为理由不支持他的意见。说只能发兵一万去边地实行屯戌(一边驻防一边做农事)。冯奉世坚持自己的意见,说“不可。天下被饥馑,士马羸秏,守战之备久废不简,夷狄皆有轻边吏之心,而羌首难。今以万人分屯数外,虏见兵少,必不畏惧,战则挫兵病师,守则百姓不救。如此,怯弱之形见,羌人乘利,诸种并和,相扇而起,臣恐中国之役不得止于四万,非财币所能解也。故少发师而旷日,与一举而疾决,利害相万也。”(《汉书·冯奉世传》)是说现在由于天下饥荒,战备物资十分缺乏,周边各少数民族都不把汉朝放在眼里,所以才有羌人敢于反叛。如今只派一万人分散到边境地方驻屯;敌人看到兵少,肯定不害怕,已经动乱起来的羌人乘我方势力软弱,如再煽动别的部族,一起反叛,我恐怕到那时国内也得不到安宁了! 尽管冯奉世一再据理力争,但他的建议最终也没有被采纳。元帝只同意出征兵员由一万增至一万二千人。 冯奉世不得已,只好带兵员以屯田为名出发,典属国任立、护军都尉韩昌均为副将,到达陇西之后,分兵三处屯驻。典属国任立为右军,驻军白石;护军都尉韩昌为前军,驻军临洮;冯奉世自为中军。前军到达降同坂后,派出两名校尉,一与羌人争取有利地形,一去广阳谷搭救被掠民众,结果羌人众多,两校尉被杀。于是驻屯的军人都感到各自力量单薄,不敢轻易出动,形成首尾不能相顾的局面。冯奉世赶忙绘制了地图,并写出作战计划,报奏朝廷,希望增兵三万六千人。元帝派遣太常弋阳侯任千秋领奋武将军衔带兵援助,并给冯奉世派去六万余人。 当年十月,援军到达陇西。十一月,援军与冯奉世先前所率将士会合,而后一举大破羌人,斩杀捕获叛兵八千多人,缴获马牛羊数万头,其余羌人都逃到塞外,陇西叛乱得到平息。次年二月,奉世班师回朝后,封爵为关内侯,调任左将军,继续担任光禄勋,食邑五百户,赏黄金六十斤。他的儿子野王担任了左冯翊,他的长女由元帝纳往后宫,得拜婕妤,很受元帝宠爱。

中文名:冯奉世

字:子明

国籍:中国

国籍:中国

民族:汉族

民族:汉

出生地:上党潞县

出生地:上党潞县

金沙城中心游戏注册 ,死日期:前40年

职业:将领

职业:将领

爵位:关内侯

爵位:关内侯

官职:左将军、光禄勋

(历史

www.lishixinzhi.com 冯奉世——冯奉世祖父冯唐在汉文帝时闻名朝野

官至:左将军、光禄勋

人物生平

冯奉世人物平生

家世背景

门第配景冯奉世,字子明,上党潞县人,厥后迁移到杜陵。冯奉世的先人冯亭,是战国末期韩国上党郡的郡守。秦昭襄王四十六年,秦国进击上党,堵住了太行山中的通道,韩国守御不住,冯亭就把上党城献给赵国并且为之戍守。赵国封冯亭为华阳君,和赵国上将赵括一同抵抗秦国。秦昭襄王四十八年,冯亭在长平之战中战死。冯氏宗族今后疏散各地,有的留在潞县,有的在赵地。在赵地的成为仕宦将军,仕宦将军的儿子们又做了代国的丞相。到秦灭六国今后,而冯亭的子女冯毋择、冯去疾、冯劫都作了秦国的将相。西汉竖立今后,冯奉世祖父冯唐在汉文帝时著名朝野,他就是代国丞相的儿子。 进修年龄

冯奉世,字子明,上党潞县人,后来迁徙到杜陵。冯奉世的祖先冯亭,是战国末期韩国上党郡的郡守。秦昭襄王四十六年,秦国攻打上党,堵住了太行山中的通道,韩国守卫不住,冯亭就把上党城献给赵国并且为之防守。赵国封冯亭为华阳君,和赵国大将赵括一起抵御秦国。秦昭襄王四十八年,冯亭在长平之战中战死。冯氏宗族从此分散各地,有的留在潞县,有的在赵地。在赵地的成为官吏将军,官吏将军的儿子们又做了代国的丞相。到秦灭六国以后,而冯亭的后代冯毋择、冯去疾、冯劫都作了秦国的将相。西汉建立以后,冯奉世祖父冯唐在汉文帝时闻名朝野,他就是代国丞相的儿子。

汉武帝末年,冯奉世由因而良家后辈而被选任作郎官。汉昭帝时,依照他的劳绩的巨细和所排序次补任武安县的长宫。被免官时,年岁已有三十多岁,才进修《年龄》,研讨其微言大义,读兵书,明晓其内容和实例,前将军韩增上报录用他做军司空令。本始年间(前73年-前70年),随军进击匈奴。战役完毕后,又担负了郎官。

学习春秋

安定莎车

汉武帝末年,冯奉世因为是良家子弟而被选任作郎官。汉昭帝时,按照他的功劳的大小和所排次序补任武安县的长宫。被免官时,年纪已有三十多岁,才学习《春秋》,鉆研其微言大义,读兵法,明晓其内容和实例,前将军韩增上报任命他做军司空令。本始年间(前73年-前70年),随军攻打匈奴。战争结束后,又担任了郎官。

在此之前,西汉数次调派使节出使西域,大多都屈辱义务不称其职,有的贪污,有的被本国刁难欺侮。元康元年,事先乌孙国很壮大,有进击匈奴的劳绩,同时西域诸国方才与西汉亲睦,

平定莎车

西汉正准备善待他们,想乘隙抚慰这些国度,就遴选能够出使本国的人。前将军韩增引荐冯奉世以卫候的身份持使节护送大宛等国的来宾返国。到伊脩城,都尉宋将说莎车国人和其他一些国度一同攻杀了西汉所录用的莎车王万年,还杀了西汉使者奚充国。这时候匈奴又兴师进击车师城,由于没攻陷就回去了。莎车国派使者扬言说北道诸国曾经归属匈奴,事先就进击抢掠南道诸国,并与他们沥血以誓叛逆西汉,从鄯善国向西都拒却交通。都护郑吉、校尉司马意都被困在北路诸国之间。冯奉世和他的帮手严昌协商,以为若是不敏捷进击,莎车国就会日趋壮大,如许情势就难以掌握,肯定会危及全部西域。

在此之前,西汉数次派遣使节出使西域,大多都辱没使命不称其职,有的贪污,有的被外国刁难侮辱。元康元年,当时乌孙国很强大,有攻击匈奴的功劳,同时西域诸国刚刚与西汉和好,西汉正准备善待他们,想趁机安抚这些国家,就挑选可以出使外国的人。前将军韩增推荐冯奉世以卫候的身份持使节护送大宛等国的宾客回国。到伊脩城,都尉宋将说莎车国人和其他一些国家一起攻杀了西汉所任命的莎车王万年,还杀了西汉使者奚充国。这时匈奴又发兵攻打车师城,因为没攻下就回去了。莎车国派使者扬言说北道诸国已经归属匈奴,当时就攻击劫掠南道诸国,并与他们歃血为盟背叛西汉,从鄯善国向西都断绝交通。都护郑吉、校尉司马意都被困在北路诸国之间。冯奉世和他的副手严昌商议,认为如果不火速攻击,莎车国就会日益强大,这样形势就难以控制,一定会危及整个西域。

因而以使节公告诸位国王,从而发起他们的戎行,南北道一共一万五千人打击莎车国,攻占了它的城池。莎车王自尽,就将他的首领传到长安。诸都城安定上去,冯奉世的威名震惊西域。冯奉世就出兵返国,将状况上奏朝廷。汉宣帝召见韩增说:“祝愿将军推荐的人很称职。”冯奉世就西行到了大宛国。大宛国据说他杀了莎车王,尊重他超过了其他使者。获得大宛名马象龙回到长安。汉宣帝很愉快,就下敕令谈论封赏冯奉世的事。丞相、将军都说:“《年龄》之义,医生出使外洋,若是碰到有益国度之事,能够自行其事。冯奉世的劳绩特别明显,应当加封爵位犒赏地皮。”少府萧望之零丁以为冯奉世奉旨出使有其义务,却私自假托天子敕令违犯旨意,征发诸国戎马,虽然有劳绩,但不克不及够用他做后人的模范。若是要封赏冯奉世,就开了今后出使的人的方便之门,以冯奉世做模范,争相发起戎行,邀功求赏于万里以外,在夷狄各族中为国度滋生事端。此例弗成开,冯奉世不该遭到封赏。汉宣帝以为萧望之的发起好,封冯奉世为光禄医生、水衡都尉。

于是以使节通告诸位国王,从而发动他们的军队,南北道一共一万五千人进攻莎车国,攻占了它的城池。莎车王自杀,就将他的首级传到长安。诸国都平定下来,冯奉世的威名震动西域。冯奉世就收兵回国,将情况上奏朝廷。汉宣帝召见韩增说:“祝贺将军举荐的人很称职。”冯奉世就西行到了大宛国。大宛国听说他杀了莎车王,尊敬他超过了其他使者。得到大宛名马象龙回到长安。汉宣帝很高兴,就下命令议论封赏冯奉世的事。丞相、将军都说:“《春秋》之义,大夫出使国外,如果遇到有利国家之事,可以自行其事。冯奉世的功劳尤其显著,应当加封爵位赏赐土地。”少府萧望之单独认为冯奉世奉旨出使有其任务,却擅自假托皇帝命令违背旨意,征发诸国兵马,虽然有功劳,但不可以用他做后人的榜样。如果要封赏冯奉世,就开了以后出使的人的方便之门,以冯奉世做榜样,争相发动军队,邀功求赏于万里之外,在夷狄各族中为国家滋生事端。此例不可开,冯奉世不应受到封赏。汉宣帝认为萧望之的建议好,封冯奉世为光禄大夫、水衡都尉。

征讨羌虏

黄龙元年,汉元帝即位,冯奉世任执金吾。上郡属国归降西汉的一万多胡人叛逆而去。如今,汉昭帝末年,西河郡属国胡人伊酋若王也带领数千名人众哗变,冯奉世马上持使节领戎行追击他们。右将军典属国常惠作古,冯奉世代替他为右将军典属国,加封诸位仕宦的名号。几年以后,做了光禄勋。

永光二年七月,陇西羌彡姐的旁支作乱,汉元帝下诏召让丞相韦玄成、御史医生郑弘、大司马车骑将军王接、左将军许嘉、右将军冯奉世入朝协商对策。事先,比年庄稼收成欠好,京都谷物每石卖二百余文钱,疆域郡县每石四百文钱,关东五百文钱。随处打饥馑,朝廷正在为此忧愁,却又碰到羌族哗变。韦玄成等人缄默沉静着没有人语言。冯奉世说:“羌族贼兵近在国境之内叛逆,如果不实时诛灭,就没有办法礼服远方的夷狄。我情愿带领戎行诛讨他们。”汉元帝讯问需要用的戎行的数目,冯奉世回答说:“我据说擅长用兵者,不会两次用兵,不会三次运粮,以是戎行不宜长时间地交战在外而依从天意的诛讨应当拖泥带水。曩昔常常不权衡仇人的状况,而戎行至于丧失;屡次输送食粮,则时间长泯灭多,戎行的士气降低。如今作乱的贼兵约莫三万人,依兵书应更加挪用六万人。而羌戎是运用弓矛的戎行而已,武器其实不尖锐,能够挪用四万人,一个月足以处理。”丞相、御史、两位将军都以为庶民正在收成时节,不克不及多兴师;一万人驻扎戍守,差未几够了。冯奉世说:“不可。国度遭遇饥馑,兵士、马匹消瘦,数目也未几,战役用的设备临时废置不修,夷狄各族都有轻蔑边陲仕宦的心机,以是羌族才会起首起事。如今以一万人分守数处,贼兵见我方戎行人少,肯定不会畏惧,战则戎行受损士气降低,守则不克不及救济庶民。若是如许,胆小的情势显露出来,羌族就会乘隙打击,各少数民族一齐相应,相互怂恿起兵,我生怕汉代要征发的兵役就不止四万了,这不是款项所能处理的。以是少发戎行就会空费时日,和一战而敏捷处理比拟,好坏差异万倍。”冯奉世对峙争夺,不克不及获得更多戎马。又有诏令增添两千人。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发布于人物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冯奉世生平事迹,汉朝人物冯奉世简介

关键词:

上一篇:苻洪简介,晋朝人物苻洪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