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物故事

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 > 人物故事 > 列传第二,补列传第一

列传第二,补列传第一

来源:http://www.irgrl.com 作者:金沙城中心 时间:2019-10-13 05:22

文襄敬皇后元氏,魏孝静帝之姊也。孝武帝时,封冯翊公主而归于文襄。容德兼美,曲尽和敬。初生河间王孝琬,时文襄为世子,三日而孝静帝幸世子第,赠锦彩及布帛万匹。世子辞,求通受诸贵礼遗,于是十屋皆满。次生两公主。文宣受禅,尊为文襄皇后,居静德宫。及天保六年,文宣渐致昏狂,乃移居于高阳之宅,而取其府库,曰:“吾兄昔奸我妇,我今须报。”乃淫于后。其高氏女妇无亲疏,皆使左右乱交之于前。以葛为絙,令魏安德主骑上,使人推引之,又命胡人苦辱之。帝又自呈露,以示群下。武平中,后崩,祔葬义平陵。

后宫

第九卷  补列传第一

神武明皇后娄氏,讳昭君,赠司徒内干之女也。少明悟,强族多聘之,并不肯 行。及见神武于城上执役,惊曰:“此真吾夫也。”乃使婢通意,又数致私财,使 以聘己,父母不得已而许焉。神武既有澄清之志,倾产以结英豪,密谋秘策,后恒 参预。及拜渤海王妃,阃闱之事悉决焉。

北史卷一十四

神武娄后 文襄元后 文宣李后 孝昭元后 武成胡后 后主斛律后 胡后 穆后

后高明严断,雅遵俭约,往来外舍,侍从不过十人。性宽厚,不妒忌,神武姬 侍,咸加恩待。神武尝将西讨出师,后夜孪生一男一女,左右以危急,请追告神武。 后弗听曰:“王出统大兵,何得以我故轻离军幕。死生命也,来复何为!”神武闻 之,嗟叹良久。沙苑败后,侯景屡言请精骑二万,必能取之。神武悦,以告于后。 后曰:“若如其言,岂有还理,得獭失景,亦有何利。”乃止。神武逼于茹茹,欲 娶其女而未决。后曰:“国家大计,愿不疑也。”及茹茹公主至,后避正室处之。 神武愧而拜谢焉,曰:“彼将有觉,愿绝勿顾。”慈爱诸子,不异己出,躬自纺绩, 人赐一袍一袴。手缝戎服,以帅左右。弟昭,以功名自达,其余亲属,未尝为请爵 位。每言有材当用,义不以私乱公。文襄嗣位,进为太妃。文宣将受魏禅,后固执 不许,帝所以中止。天保初,尊为皇太后,宫曰宣训。济南即位,尊为太皇太后。 尚书令杨愔等受遗诏辅政,疏忌诸王。太皇太后密与孝昭及诸大将定策诛之,下令 废立。孝昭即位,复为皇太后。孝昭帝崩,太后又下诏立武成帝。大宁二年春,太 后寝疾,衣忽自举,用巫媪言改姓石氏。四月辛丑,崩于北宫,时年六十二。五月 甲申,合葬义平陵。

列传第二  后妃下

  神武明皇后娄氏,讳昭君,赠司徒内干之女也。少明悟,强族多聘之,并不肯行。及见神武于城上执役,惊曰:「此真吾夫也。」乃使婢通意,又数致私财,使以聘己,父母不得已而许焉。神武既有澄清之志,倾产以结英豪,密谋秘策,后恒参预。及拜渤海王妃,阃闱之事悉决焉。

太后凡孕六男二女,皆感梦:孕文襄则梦一断龙;孕文宣则梦大龙,首尾属天 地,张口动目,势状惊人;孕孝昭则梦蠕龙于地;孕武成则梦龙浴于海;孕魏二后 并梦月入怀;孕襄城、博陵二王梦鼠入衣下。后未崩,有童谣曰“九龙母死不作孝”。 及后崩,武成不改服,绯袍如故。未几,登三台,置酒作乐。帝女进白袍,帝怒, 投诸台下。和士开请止乐,帝大怒,挞之。帝于昆季次实九,盖其征验也。文襄敬 皇后元氏,魏孝静帝之姊也。孝武帝时,封冯翊公主而归于文襄。容德兼美,曲尽 和敬。初生河间王孝琬,时文襄为世子,三日而孝静帝幸世子第,赠锦彩及布帛万 匹。世子辞,求通受诸贵礼遗,于是十屋皆满。次生两公主。文宣受禅,尊为文襄 皇后,居静德宫。及天保六年,文宣渐致昏狂,乃移居于高阳之宅,而取其府库, 曰:“吾兄昔奸我妇,我今须报。”乃淫于后。其高氏女妇无亲疏,皆使左右乱交 之于前。以葛为,令魏安德主骑上,使人推引之,又命胡人苦辱之。帝又自呈露, 以示群下。武平中,后崩,祔葬义平陵。文宣皇后李氏,讳祖娥,赵郡李希宗女也。 容德甚美。初为太原公夫人。及帝将建中宫,高隆之、高德正言汉妇人不可为天下 母,宜更择美配。杨愔固请依汉、魏故事,不改元妃。而德正犹固请废后而立段昭 仪,欲以结勋贵之援,帝竟不从而立后焉。帝好捶挞嫔御,乃至有杀戮者,唯后独 蒙礼敬。天保十年,改为可贺敦皇后。孝昭即位,降居昭信宫,号昭信皇后。武成 践祚,逼后淫乱,云:“若不许,我当杀尔儿。”后惧,从之。后有娠,太原王绍 德至阁,不得见,愠曰:“儿岂不知耶,姊姊腹大,故不见儿。”后闻之,大惭, 由是生女不举。帝横刀诟曰:“尔杀我女,我何不杀尔儿!”对后前筑杀绍德。后 大哭,帝愈怒,裸后乱挝挞之,号天不已。盛以绢囊,流血淋漉,投诸渠水,良久 乃苏,犊车载送妙胜尼寺。后性爱佛法,因此为尼。齐亡入关。隋时得还赵郡。

  齐武明皇后娄氏蠕蠕公主郁久闾氏彭城太妃尔硃氏小尔硃氏

  后高明严断,雅遵俭约,往来外舍,侍从不过十人。性宽厚,不妒忌,神武姬侍,咸加恩待。神武尝将西讨出师,后夜孪生一男一女,左右以危急,请追告神武。后弗听曰:「王出统大兵,何得以我故轻离军幕。死生命也,来复何为!」神武闻之,嗟叹良久。沙苑败后,侯景屡言请精骑二万,必能取之。神武悦,以告于后。后曰:「若如其言,岂有还理,得獭失景,亦有何利。」乃止。神武逼于茹茹,欲娶其女而未决。后曰:「国家大计,愿不疑也。」及茹茹公主至,后避正室处之。神武愧而拜谢焉,曰:「彼将有觉,愿绝勿顾。」慈爱诸子,不异己出,躬自纺绩,人赐一袍一袴。手缝戎服,以帅左右。弟昭,以功名自达,其余亲属,未尝为请爵位。每言有材当用,义不以私乱公。文襄嗣位,进为太妃。文宣将受魏禅,后固执不许,帝所以中止。天保初,尊为皇太后,宫曰宣训。济南即位,尊为太皇太后。尚书令杨愔等受遗诏辅政,疏忌诸王。太皇太后密与孝昭及诸大将定策诛之,下令废立。孝昭即位,复为皇太后。孝昭帝崩,太后又下诏立武成帝。大宁二年春,太后寝疾,衣忽自举,用巫媪言改姓石氏。四月辛丑,崩于北宫,时年六十二。五月甲申,合葬义平陵。

孝昭皇后元氏,开府元蛮女也。初为常山王妃。天保末,赐姓步六孤。孝昭即 位,立为皇后。帝崩,梓宫之邺。始渡汾桥,武成闻后有奇药,追索之不得,使阉 人就车顿辱。降居顺成宫。武成既杀乐陵王,元被閟隔,不得与家相知。宫闱内忽 有飞语,帝令检推,得后父兄书信,元蛮由是坐免官。后以齐亡入周氏宫中。隋文 帝作相,放还山东。

  上党太妃韩氏冯翊太妃郑氏高阳太妃游氏冯娘李娘

  太后凡孕六男二女,皆感梦:孕文襄则梦一断龙;孕文宣则梦大龙,首尾属天地,张口动目,势状惊人;孕孝昭则梦蠕龙于地;孕武成则梦龙浴于海;孕魏二后并梦月入怀;孕襄城、博陵二王梦鼠入衣下。后未崩,有童谣曰「九龙母死不作孝」。及后崩,武成不改服,绯袍如故。未几,登三台,置酒作乐。帝女进白袍,帝怒,投诸台下。和士开请止乐,帝大怒,挞之。帝于昆季次实九,盖其征验也。文襄敬皇后元氏,魏孝静帝之姊也。孝武帝时,封冯翊公主而归于文襄。容德兼美,曲尽和敬。初生河间王孝琬,时文襄为世子,三日而孝静帝幸世子第,赠锦彩及布帛万匹。世子辞,求通受诸贵礼遗,于是十屋皆满。次生两公主。文宣受禅,尊为文襄皇后,居静德宫。及天保六年,文宣渐致昏狂,乃移居于高阳之宅,而取其府库,曰:「吾兄昔奸我妇,我今须报。」乃淫于后。其高氏女妇无亲疏,皆使左右乱交之于前。以葛为,令魏安德主骑上,使人推引之,又命胡人苦辱之。帝又自呈露,以示群下。武平中,后崩,祔葬义平陵。文宣皇后李氏,讳祖娥,赵郡李希宗女也。容德甚美。初为太原公夫人。及帝将建中宫,高隆之、高德正言汉妇人不可为天下母,宜更择美配。杨愔固请依汉、魏故事,不改元妃。而德正犹固请废后而立段昭仪,欲以结勋贵之援,帝竟不从而立后焉。帝好捶挞嫔御,乃至有杀戮者,唯后独蒙礼敬。天保十年,改为可贺敦皇后。孝昭即位,降居昭信宫,号昭信皇后。武成践祚,逼后淫乱,云:「若不许,我当杀尔儿。」后惧,从之。后有娠,太原王绍德至阁,不得见,愠曰:「儿岂不知耶,姊姊腹大,故不见儿。」后闻之,大惭,由是生女不举。帝横刀诟曰:「尔杀我女,我何不杀尔儿!」对后前筑杀绍德。后大哭,帝愈怒,裸后乱挝挞之,号天不已。盛以绢囊,流血淋漉,投诸渠水,良久乃苏,犊车载送妙胜尼寺。后性爱佛法,因此为尼。齐亡入关。隋时得还赵郡。

武成皇后胡氏,安定胡延之女。其母范阳卢道约女,初怀孕,有胡僧诣门曰: “此宅瓠芦中有月”,既而生后。天保初,选为长广王妃。产后主日,号鸣于产帐 上。武成崩,尊为皇太后,陆媪及和士开密谋杀赵郡王睿,出娄定远、高文遥为刺 史。和、陆谄事太后,无所不至。初武成时,后与诸阉人亵狎。武成宠幸和士开, 每与后握槊,因此与后奸通。自武成崩后,数出诣佛寺,又与沙门昙献通。布金钱 于献席下,又挂宝装胡床于献屋壁,武成平生之所御也。乃置百僧于内殿,托以听 讲,日夜与昙献寝处。以献为昭玄统。僧徒遥指太后以弄昙献,乃至谓之为太上者。 帝闻太后不谨而未之信,后朝太后,见二少尼,悦而召之,乃男子也,于是昙献事 亦发,皆伏法,并杀元、山、王三郡君,皆太后之所昵也。帝自晋阳奉太后还邺, 至紫陌,卒遇大风。舍人魏僧伽明风角,奏言即时当有暴逆事。帝诈云邺中有急, 弯弓緾槊,驰入南城,令邓长颙幽太后北宫,仍有敕内外诸亲一不得与太后相见。 久之,帝复迎太后。太后初闻使者至,大惊,虑有不测。每太后设食,帝亦不敢尝。 周使元伟来聘,作《述行赋》,叙郑庄公克段而迁姜氏,文虽不工,当时深以为愧。 齐亡入周,恣行奸秽。隋开皇中殂。

  文襄敬皇后元氏琅邪公主文宣皇后李氏段昭仪王嫔薛嫔

  孝昭皇后元氏,开府元蛮女也。初为常山王妃。天保末,赐姓步六孤。孝昭即位,立为皇后。帝崩,梓宫之邺。始渡汾桥,武成闻后有奇药,追索之不得,使阉人就车顿辱。降居顺成宫。武成既杀乐陵王,元被閟隔,不得与家相知。宫闱内忽有飞语,帝令检推,得后父兄书信,元蛮由是坐免官。后以齐亡入周氏宫中。隋文帝作相,放还山东。

后主皇后斛律氏,左丞相光之女也。初为皇太子妃。后主受禅,立为皇后。武 平三年正月生女,帝欲悦光,诈称生男,为之大赦。光诛,后废在别宫,后令为尼。 齐灭,嫁为开府元仁妻。

  孝昭皇后元氏武成皇后胡氏弘德李夫人后主皇后斛律氏

  武成皇后胡氏,安定胡延之女。其母范阳卢道约女,初怀孕,有胡僧诣门曰:「此宅瓠芦中有月」,既而生后。天保初,选为长广王妃。产后主日,号鸣于产帐上。武成崩,尊为皇太后,陆媪及和士开密谋杀赵郡王睿,出娄定远、高文遥为刺史。和、陆谄事太后,无所不至。初武成时,后与诸阉人亵狎。武成宠幸和士开,每与后握槊,因此与后奸通。自武成崩后,数出诣佛寺,又与沙门昙献通。布金钱于献席下,又挂宝装胡床于献屋壁,武成平生之所御也。乃置百僧于内殿,托以听讲,日夜与昙献寝处。以献为昭玄统。僧徒遥指太后以弄昙献,乃至谓之为太上者。帝闻太后不谨而未之信,后朝太后,见二少尼,悦而召之,乃男子也,于是昙献事亦发,皆伏法,并杀元、山、王三郡君,皆太后之所昵也。帝自晋阳奉太后还邺,至紫陌,卒遇大风。舍人魏僧伽明风角,奏言即时当有暴逆事。帝诈云邺中有急,弯弓緾槊,驰入南城,令邓长颙幽太后北宫,仍有敕内外诸亲一不得与太后相见。久之,帝复迎太后。太后初闻使者至,大惊,虑有不测。每太后设食,帝亦不敢尝。周使元伟来聘,作《述行赋》,叙郑庄公克段而迁姜氏,文虽不工,当时深以为愧。齐亡入周,恣行奸秽。隋开皇中殂。

后主皇后胡氏,陇东王长仁女也。胡太后失母仪之道,深以为愧,欲求悦后主, 故饰后于宫中,令帝见之。帝果悦,立为弘德夫人,进左昭仪,大被宠爱。斛律后 废,陆媪欲以穆夫人代之,太后不许。祖孝征请立胡昭仪,遂登为皇后。陆媪既非 劝立,又意在穆夫人,其后于太后前作色而言曰:“何物亲侄女,作如此语言!” 太后问有何言,曰:“不可道。”固问之,乃曰:“语大家云,太后行多非法,不 可以训。”太后大怒,唤后出,立剃其发,送令还家。帝思之,每致物以通意。后 与斛律废后俱召入内,数日而邺不守。后亦改嫁。

  后主皇后胡氏后主皇后穆氏冯淑妃周文皇后元氏文宣皇后叱奴氏

  后主皇后斛律氏,左丞相光之女也。初为皇太子妃。后主受禅,立为皇后。武平三年正月生女,帝欲悦光,诈称生男,为之大赦。光诛,后废在别宫,后令为尼。齐灭,嫁为开府元仁妻。

后主皇后穆氏,名邪利,本斛律后从婢也。母名轻霄,本穆子伦婢也,转入侍 中宋钦道家,奸私而生后,莫知氏族,或云后即钦道女子也。小字黄花,后字舍利。 钦道妇妒,黥轻霄面为“宋”字。钦道伏诛,黄花因此入宫,有幸于后主,宫内称 为舍利太监。女侍中陆太姬知其宠,养以为女,荐为弘德夫人。武平元年六月,生 皇子恒。于时后主未有储嗣,陆阴结待,以监抚之任不可无主,时皇后斛律氏,丞 相光之女也,虑其怀恨,先令母养之,立为皇太子。陆以国姓之重,穆、陆相对, 又奏赐姓穆氏。胡庶人之废也,陆有助焉,胡遂立为皇后,大赦。初,有折冲将军 元正烈于邺城东水中得玺以献,文曰“天王后玺”,盖石氏所作。诏书颁告,以为 穆后之瑞焉。武成时,为胡后造真珠裙袴,所费不可称计,被火所烧。后主既立穆 皇后,复为营之。属周武遭太后丧,诏侍中薛孤、康买等为吊使,又遣商胡赍锦彩 三万匹与使同往,欲市真珠为皇后造七宝车,周人不与交易,然而竟造焉。先是童 谣曰:“黄华势欲落,清觞满杯酌。”言黄花不久也,后主自立穆后以后,昏饮无 度,故云清觞满杯酌。陆息骆提婆诏改姓为穆,陆太姬,皆以皇后故也。后既以陆 为母,提婆为家,更不采轻霄。轻霄后自疗面,欲求见,太后、陆媪使禁掌之,竟 不得见。

  孝闵皇后元氏明敬皇后独孤氏武成皇后阿史那氏武皇后李氏

  后主皇后胡氏,陇东王长仁女也。胡太后失母仪之道,深以为愧,欲求悦后主,故饰后于宫中,令帝见之。帝果悦,立为弘德夫人,进左昭仪,大被宠爱。斛律后废,陆媪欲以穆夫人代之,太后不许。祖孝征请立胡昭仪,遂登为皇后。陆媪既非劝立,又意在穆夫人,其后于太后前作色而言曰:「何物亲侄女,作如此语言!」太后问有何言,曰:「不可道。」固问之,乃曰:「语大家云,太后行多非法,不可以训。」太后大怒,唤后出,立剃其发,送令还家。帝思之,每致物以通意。后与斛律废后俱召入内,数日而邺不守。后亦改嫁。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宣皇后杨氏宣皇后硃氏宣皇后陈氏宣皇后元氏宣皇后尉迟氏

  后主皇后穆氏,名邪利,本斛律后从婢也。母名轻霄,本穆子伦婢也,转入侍中宋钦道家,奸私而生后,莫知氏族,或云后即钦道女子也。小字黄花,后字舍利。钦道妇妒,黥轻霄面为「宋」字。钦道伏诛,黄花因此入宫,有幸于后主,宫内称为舍利太监。女侍中陆太姬知其宠,养以为女,荐为弘德夫人。武平元年六月,生皇子恒。于时后主未有储嗣,陆阴结待,以监抚之任不可无主,时皇后斛律氏,丞相光之女也,虑其怀恨,先令母养之,立为皇太子。陆以国姓之重,穆、陆相对,又奏赐姓穆氏。胡庶人之废也,陆有助焉,胡遂立为皇后,大赦。初,有折冲将军元正烈于邺城东水中得玺以献,文曰「天王后玺」,盖石氏所作。诏书颁告,以为穆后之瑞焉。武成时,为胡后造真珠裙袴,所费不可称计,被火所烧。后主既立穆皇后,复为营之。属周武遭太后丧,诏侍中薛孤、康买等为吊使,又遣商胡赍锦彩三万匹与使同往,欲市真珠为皇后造七宝车,周人不与交易,然而竟造焉。先是童谣曰:「黄华势欲落,清觞满杯酌。」言黄花不久也,后主自立穆后以后,昏饮无度,故云清觞满杯酌。陆息骆提婆诏改姓为穆,陆太姬,皆以皇后故也。后既以陆为母,提婆为家,更不采轻霄。轻霄后自疗面,欲求见,太后、陆媪使禁掌之,竟不得见。

  静皇后司马氏隋文献皇后独孤氏宣华夫人陈氏容华夫人蔡氏

  炀愍皇后萧氏

  齐武明皇后娄氏,讳昭君,赠司徒内干之女也。少明悟,强族多娉之,并不肯行。及见神武城上执役,惊曰:「此真吾夫也。」乃使婢通意,又数致私财,使以娉己,父母不得已而许焉。神武既有澄清之志,倾产以结英豪,密谋秘策,后恆参预。及拜勃海王妃,阃闱之事悉决焉。

  后高明严断,雅遵俭约,往来外舍,侍从不过十人。性宽厚,不妒忌,神武姬侍咸加恩待。神武尝将西讨出师,后夜孪生一男一女,左右以危急,请追告神武。后弗听,曰:「王出统大兵,何得以我故轻离军幕?死生命也,来复何为。」神武闻之,嗟叹良久。沙苑败后,侯景屡言请精骑二万,必能取之。神武悦,以告于后。后曰:「若如其言,岂有还理?得獭失景,亦有何利。」乃止。神武逼于蠕蠕,欲娶其女而未决。后曰:「国家大计,愿不疑也。」及蠕蠕公主至,后避正室处之,神武愧而拜谢焉。曰:「彼将有觉,愿绝勿顾。」慈爱诸子,不异己出,躬自纺绩,人赐一袍一裤。手缝戎服,以帅左右。弟昭以功名自达,其余亲属,未尝为请爵位,每言有材当用,义不以私乱公。

  文襄嗣位,进为太妃。文宣将受魏禅,后固执不许,帝所以中止。天保初,尊为皇太后,宫曰宣训。济南即位,尊为太皇太后。尚书令杨愔等受遗诏辅政,疏忌诸王。太皇太后密与孝昭及诸大将定策诛之,下令废立。孝昭即位,复为皇太后。孝昭崩,太后又下诏立武成帝。大宁二年春,太后寝疾,衣忽自举,用巫媪言,改姓石氏。四月辛丑,崩于北宫,时年六十二。五月甲申,合葬义平陵。

  太后凡孕六男二女,皆感梦。孕文襄则梦一断龙;孕文宣则梦大龙,首尾属天地,张口动目,势状惊人;孕孝昭则梦蠕龙于地;孕武成则梦龙浴于海;孕魏二后,并梦月入怀;孕襄城、博陵二王,梦鼠入衣下。后未崩,有童谣曰:「九龙母死不作孝。」及后崩,武成不改服,绯袍如故。未几,登三台,置酒作乐;宫女进白袍,帝怒,投诸台下。和士开请止乐,帝大怒,挝之。帝于昆季,次实九,盖其征验也。

  蠕蠕公主者,蠕蠕主郁久闾阿那瑰女也。蠕蠕强盛,与西魏通和,欲连兵东伐。神武病之,令杜弼使蠕蠕,为世子求婚。阿那瑰曰:「高王自娶则可。」神武犹豫,尉景与武明皇后及文襄并劝请,乃从之。武定三年,使慕容俨往娉之,号曰蠕蠕公主。八月,神武迎于下馆,阿那瑰使其弟秃突佳来送女,且报聘,仍戒曰:「待见外孙,然后返国。」公主性严毅,一生不肯华言。神武尝有病,不得往公主所,秃突佳怨恚,神武自射堂舆疾就公主。其见将护如此。神武崩,文襄从蠕蠕国法,蒸公主,产一女焉。

  彭城太妃尔硃氏,荣之女,魏孝庄后也。神武纳为别室,敬重逾于娄妃,见必束带,自称下官。神武迎蠕蠕公主还,尔硃氏迎于木井北,与蠕蠕公主前后别行,不相见。公主引角弓仰射翔鸱,应弦而落;妃引长弓斜射飞乌,亦一发而中。神武喜曰:「我此二妇,并堪击贼。」后为尼,神武为起佛寺。天保初,为太妃。及文宣狂酒,将无礼于太妃,太妃不从,遂遇祸。

  小尔硃者,兆之女也。初为建明皇后。神武纳之,生任城王。未几,与赵郡公琛私通,徙于灵州。后适范阳卢景璋。

  上党太妃韩氏,轨之妹也。神武微时欲娉之,轨母不许。及神武贵,韩氏夫已死,乃纳之。

金沙城中心游戏注册,  冯翊太妃郑氏,名大车,严祖妹也。初为魏广平王妃。迁鄴后,神武纳之,宠冠后庭,生冯翊王润。神武之征刘蠡升,文襄蒸于大车。神武还,一婢告之,二婢为证。神武杖文襄一百而幽之,武明后亦见隔绝。时彭城尔硃太妃有宠,生王子浟,神武将有废立意。文襄求救于司马子如。子如来朝,伪为不知者,请武明后。神武告其故。子如曰:「消难亦奸子如妾,如此事,正可覆盖。妃是王结发妇,常以父母家财奉王,王在怀朔被杖,背无完皮,妃昼夜供给看疮。后避葛贼,同走并州。贫困,然马屎,自作靴,恩义何可忘?夫妇相宜,女配至尊,男承大业,又娄领军勋,何宜摇动?一女子如草芥,况婢言不必信。」神武因使子如鞫之。子如见文襄,尤之曰:「男兒何意畏威自诬?」因教二婢反辞,胁告者自缢,乃启神武曰:「果虚言。」神武大悦,召后及文襄。武明后遥见神武,一步一叩头。文襄且拜且进,父子夫妻相泣,乃如初。神武乃置酒曰:「全我父子者,司马子如。」赐之黄金百三十斤,文襄赠良马五十匹。

  高阳太妃游氏,父京之,为相州长史。神武克鄴,欲纳之;京之不许,遂牵曳取之。京之寻死。游氏于诸太妃中最有德训,诸王、公主婚嫁,常令主之。

  冯娘者,子昂妹也,初为魏任城王妃,适尔硃世隆。神武纳之,生浮阳公主。李娘者,延实从妹也。初为魏城阳王妃。又王娘生永安王浚,穆娘生平阳王淹。并早卒,不为太妃。

  文襄敬皇后元氏,魏孝静帝之姊也。孝武帝时,封冯翊公主,而归于文襄。容德兼美,曲尽和敬。初生河间王孝琬,时文襄为世子,三日而孝静幸世子第,赠锦彩及布帛万匹。世子辞,求通受诸贵礼遗,于是十屋皆满。次生两公主。文宣受禅,尊为文襄皇后,居静德宫。及天保六年,文宣渐致昏狂,乃移居于高阳之宅而取其府库,曰:「吾兄昔奸我妇,我今须报。」乃淫于后。其高氏女妇,无亲疏皆使左右乱交之于前。以葛为絙,令魏安德主骑上,使人推引之。又命胡人苦辱之。帝又自呈露,以示群下。武平中,后崩,祔葬义平陵。

  琅邪公主名玉仪,魏高阳王斌庶生妹也。初不见齿,为孙腾妓,腾又放弃。文襄遇诸途,悦而纳之,遂被殊宠,奏魏帝封焉。文襄谓崔季舒曰:「尔由来为我求色,不如我自得一绝异者。崔暹必当造直谏,我亦有以待之。」及暹谘事,文襄不复假以颜色。居三日,暹怀刺,坠之于前。文襄问:「何用此为?」暹悚然曰:「未得通公主。」文襄大悦,把暹臂入见焉。季舒语人曰:「崔暹常忿吾佞,在大将军前,每言叔父合杀。及自作体佞,乃体过于吾。」玉仪同产姊静仪,先适黄门郎崔括,文襄亦幸之,皆封公主。括父子由是超授,赏赐甚厚焉。

  文宣皇后李氏讳祖娥,赵郡李希宗女也。容德甚美。初为太其原公夫人。及帝将建中宫。高隆之、高德正言汉妇人不可为天下母,宜更择美配。杨愔固请依汉、魏故事,不改元妃。而德正犹固请废后而立段昭仪,欲以结勋贵之援。帝竟不从而立后焉。帝好捶挞嫔御,乃至有杀戮者,唯后独家礼敬。天保十年,改为可贺敦皇后。孝昭即位,降居昭信宫,号昭信皇后。武成践阼,逼后淫乱云:「若不许我,当杀尔兒。」后惧,从之。后有娠,太原王绍德至阁,不得见。愠曰:「兒岂不知邪?姊姊腹大,故不见兒。」后闻之大惭,由是生女不举。帝横刀诟曰:「尔杀我女,我何不杀尔兒?」对后前筑杀绍德。后大哭,帝愈怒,裸后乱挝挞之,号天不已。盛以绢囊,流血淋漉,投诸渠水,良久乃苏,犊车载送妙胜尼寺。后性爱佛法,因此为尼。齐亡,入关,隋时得还赵郡。

  段昭仪,韶妹也。婚夕,韶妻元氏为俗弄女婿法戏文宣,文宣衔之。后因发怒,谓韶曰:「我会杀尔妇!」元氏惧,匿娄太后家,终文宣世不敢出。昭仪才色兼美,礼遇殆同正嫡。后主时,改适录尚书唐邕。

  王嫔者,琅邪人也。嫔姊先适崔修,文宣并幸之。数数降其夫家,超用修为尚书郎。

  薛嫔者,本倡家女也。年十四五时,为清河王岳所好。其父求内宫中,大被嬖宠。其姊亦俱进御。文宣后知先与岳通,又为其父乞司徒公。帝大怒,先锯杀其姊。薛嫔当时有娠,过产亦从戮。

  孝昭皇后元氏,开府元蛮女也。初为常山王妃,天保末,赐姓步六孤。孝昭即位,立为皇后。帝崩,从梓宫之鄴。始度汾桥,武成闻后有奇药,追索之不得,使阉人就车顿辱。降居顺成宫。武成既杀乐陵王,元被閟隔,不得与家相知。宫闱内忽有飞语,帝令检推,得后父兄书信,元蛮由是坐免官。后以齐亡,入周氏宫中。隋文帝作相,放还山东。

  武成皇后胡氏,安定胡延之女。其母范阳卢道约女。初怀孕,有胡僧诣门曰:「此宅瓠芦中有月。」既而生后。天保初,选为长广王妃。产后主日,有鸮鸣于产帐上。武成崩,尊为皇太后。陆媪及和士开密谋杀赵郡王睿,出娄定远、高文遥为刺史。和、陆谄事太后,无所不至。初,武成时,后与诸阉人亵狎。武成宠幸和士开。每与后握槊,因此与后奸通。自武成崩后,数出诣佛寺,又与沙门昙献通。布金钱于献度下,又挂宝装胡床于献屋壁,武成平生之所御也。乃置百僧于内殿,托以听讲,日夜与昙献寝处。以献为昭玄统。僧徒遥指太后以弄昙献,乃至谓之为太上者。帝闻太后不谨,而未之信。后朝太后,见二少尼,悦而召之,乃男子也。于是昙献事亦发,皆伏法。并杀元山王三郡君,皆太后之所昵也。帝自晋阳奉太后还鄴,至紫陌,卒遇大风。兼舍人魏僧伽明风角。奏言:「即时当有暴逆事。」帝诈云鄴中有急,弯弓缠弰,驰入南城。令邓长颙幽太后北宫。仍有敕,内外诸亲一不得与太后相见。久之,帝迎复太后。太后初闻使者至,大惊,虑有不测。每太后设食,帝亦不敢尝。周使元伟来聘,作《述行赋》,叙郑庄公克段而迁姜氏。文虽不工,当时深以为愧。齐亡,入周,恣行奸秽。开皇中殂。

  弘德夫人李氏,赵郡李叔让女也。初为魏静帝嫔,武成纳焉。生南阳王仁盛,为太妃。姊为南安王思妃,坐夫反,以烧死。太妃闻之,发狂而薨。

  文宣王嫔及中人卢勒叉妹,武成并以为嫔。武成崩后,胡后令二嫔自杀。二嫔悲哭,後主为之恻怆。私遗衣物,令出外避焉。卢养淮南王,后为太妃。

  又有马嫔,亦得幸,为后所妒,自缢死。

  彭荣、任祥并有女,因坐父兄事,皆入宫,为文宣所幸。武成以彭为夫人,养齐安王,任生丹杨王,并为太妃。

  後主皇后斛律氏,左丞相光之女也。初为皇太子妃,後主受禅,立为皇后。武平三年正月,生女。帝欲悦光,诈称生男,为之大赦。光诛,后废在别宫,后令为尼。齐灭,嫁为开府元仁妻。

  後主皇后胡氏,陇东王长仁女也。胡太后失母仪之道,深以为愧,欲求悦后主,故饰后于宫中。令帝见之。帝果悦,立为弘德夫人,进左昭仪,大被宠爱。斛律后废,陆媪欲以穆夫人代之,太后不许。祖孝征请立胡昭仪,遂登为皇后。陆媪既非劝立,又意在穆夫人,其后于太后前作色而言曰:「何物亲侄女,作如此语言!」太后问有何言。曰:「不可道。」固问之,乃曰:「语大家云,太后行多非法,不可以训。」太后大怒,唤后出,立剃其发,送令还家。帝思之,每致诗以通意。后与斛律废后俱召入内。数日而鄴不守,后亦改嫁云。

  後主皇后穆氏,名邪利,本斛律后从婢也。母名轻霄,本穆子伦婢也,转入侍中宋钦道家,奸私而生后,莫知氏族,或云后即钦道女子也。小字黄花,后字舍利。钦道妇妒,轻霄面黥为宋字。钦道伏诛,黄花因此故宫。有幸于后主,宫内称为「舍利大监」。女侍中陆太姬知其宠,养以为女,荐为弘德夫人。武平元年六月,生皇子恆。于时后主未有储嗣,陆阴结待,以臣抚之任不可无主。时皇后斛律氏,丞相光之女也,虑其怀恨,先令母养之立为皇太子。陆以国姓之重,穆、陆相对,又奏赐姓穆氏。胡庶人之废也,陆有助焉。故遂立为皇后,大赦。初,有折冲将军元正烈,于鄴城东水中得玺以献,文曰「天皇后玺」,盖石氏所作。诏书颁告,以为穆后之瑞焉。武成为胡后造真珠裙裤,所费不可称计,被火烧。後主既立穆皇后,复为营之。属周武遭太后丧,诏侍中薛孤、康买等为吊使,又遣商胡赍锦彩三万疋与吊使同往。欲市真珠,为皇后造七宝车。周人不与交易,然而竟造焉。先是,童谣曰:「黄花势欲落,清觞满杯酌。」言黄花不久也。后主自立穆后以后,昏饮无度,故云「清觞满杯酌」。陆息骆提婆,诏改姓为穆;陆,太姬。皆以皇后故也。后既以陆为母,提婆为家,更不采轻霄。轻霄后自疗面,欲求见,为太姬陆媪使禁掌之,竟不得见。

  冯淑妃名小怜,大穆后从婢也。穆后爱衰,以五月五日进之,号曰「续命」。慧黠能弹琵琶,工歌舞。后主惑之,坐则同席,出则并马,愿得生死一处。命淑妃处隆基堂,淑妃恶曹昭仪所常居也,悉令反换其地。周师之取平阳,帝猎于三堆,晋州亟告急。帝将还,淑妃请更杀一围,帝从其言。识者以为后主名纬,杀围言非吉征。及帝至晋州,城已欲没矣。作地道攻之,城陷十余步,将士乘势欲入。帝敕且止,召淑妃共观之。淑妃妆点,不获时至。周人以木拒塞,城遂不下。旧俗相传,晋州城西石上有圣人迹,淑妃欲往观之。帝恐弩矢及桥,故抽攻城木造远桥,监作舍人以不速成受罚。帝与淑妃度桥,桥坏,至夜乃还。称妃有功勋,将立为左皇后,即令使驰取祎翟等皇后服御。仍与之并骑观战,东偏少却,淑妃怖曰:「军败矣!」帝遂以淑妃奔还。至洪洞戍,淑妃方以粉镜自玩,后声乱唱贼至,于是复走。内参自晋阳以皇后衣至,帝为按辔,命淑妃著之,然后去。帝奔鄴,太后后至,帝不出迎;淑妃将至,凿城北门出十里迎之。复以淑妃奔青州。后主至长安,请周武帝乞淑妃,帝曰:「朕视天下如脱屣,一老妪岂与公惜也!」仍以赐之。

  及帝遇害,以淑妃赐代王达,甚嬖之。淑妃弹琵琶,因弦断,作诗曰:「虽蒙今日宠,犹忆昔时怜。欲知心断绝,应看胶上弦。」达妃为淑妃所谮,几致于死。隋文帝将赐达妃兄李询,令著布裙配舂。询母逼令自杀。

  后主以李祖钦女为左昭仪,进为左娥英。裴氏为右娥英。娥英者,兼取舜妃娥皇、女英名,阳休之所制。

  乐人曹僧奴进二女,大者忤旨,剥面皮;少者弹琵琶,为昭仪。以僧奴为日南王。僧奴死后,又贵其兄弟妙达等二人,同日皆为郡王。为昭仪别起隆基堂,极为绮丽。陆媪诬以左道,遂杀之。

  又有董昭仪、毛夫人、彭夫人、王夫人、小王夫人、二李夫人,皆嬖宠之。毛能弹筝,本和士开荐入。帝所幸彭夫人,亦音妓进;死于晋阳,造佛寺,与总持相埒。一李是隶户女,以五弦进。一李即孝贞之女也。小王生一,男,诸阉人在傍,皆蒙赐给。毛兄思安,超登武卫。董父贤义,为作军主,由昭仪亦超登开府。自余姻属,多至大官。

  周文皇后元氏,魏孝武之妹也。初封平原公主,适开府张欢。欢性贪残,遇后无礼。帝杀欢,改封后为冯翊公主,以配周文帝。生孝闵帝。魏大统十七年,薨。恭帝三年十二月,合葬成陵。孝闵践阼,追尊为王后。武成初,又追尊为皇后。

  文宣皇后叱奴氏,代人也。周文帝为丞相,纳为姬,生武帝。天和二年六月,尊为皇太后。建德三年三月,崩。五月,葬永固陵。

  孝闵皇后元氏,名胡摩,魏文帝第五女也。初封晋安公主。帝之为略阳公也,尚焉。及践阼,立为王后;帝被废,后出俗为尼。建德初,武帝诛晋公护,上帝尊号,以后为孝闵皇后,居崇义宫。隋革命,后出居里第。大业十二年,殂。

  明敬皇后独孤氏,太保、卫公信之长女也。帝之在籓,纳为夫人。二年正月,立为王后。四月,崩,葬昭陵。武成初,追崇为皇后。明帝崩,与后合葬焉。

  武成皇后阿史那氏,突厥木杆可汗俟斤之女也。突厥灭蠕蠕后,尽有塞表之地,志陵中夏。周文方与齐人争衡。结以为援。俟斤初欲以女配帝,既而悔之。武帝即位,前后累遣使焉。保定五年二月,诏陈公纯。许公于文贵、神武公窦毅、南安公杨荐等,备皇后文物及行殿,并六宫以下一百二十人,至俟斤牙所迎后。俟斤又许齐婚,将有异志,纯等累请,不得反命。会雷风大起,飘坏其穹庐,俟斤大惧,以为天谴,乃礼送后,纯等奉之以归。天和三年三月至,武帝接以亲迎之礼。后有姿貌,善容止,帝深敬礼焉。宣帝即位,尊后为皇太后。大象元年二月,改为天元皇太后。二年二月,又尊曰天元上皇太后。宣帝崩,静帝尊为太皇太后。隋开皇二年,殂,年三十二。隋文诏有司备礼,祔葬后于孝陵。

  武皇后李氏,名娥姿,楚人也。于谨平江陵,后家被籍没。至长安,周文以后赐武帝。后得亲幸,生宣帝。宣政元年七月,尊为帝太后。大象元年二月,改为天元帝太后。七月,又尊为天皇太后。二年二月,尊为天元圣皇太后。宣帝崩,静帝尊为大帝太后。隋开皇元年三月,出俗为尼,改名常悲。八年,殂,以尼礼葬于京城南。

  宣皇后杨氏名丽华,隋文帝之长女也。帝在东宫,武帝为帝纳后为皇太子妃。宣政元年闰六月,并为皇后。帝后自称天元皇帝,号后为天元皇后。寻又立天皇后及左右皇后,与为四皇后。二年二月,诏取象四星,于是后及三皇后并加大焉。册授后为天元大皇后,又立天中大皇后,与后为五皇后焉。后性柔婉,不妒忌,四皇后及嫔御等咸爱而仰之。帝後昏暴滋甚,喜怒乖度。尝谴后,欲加之罪,后进止详闲,辞色不挠。帝大怒,遂赐后死,逼令自引决。后母独孤氏闻之,诣阁陈谢,叩头流血,然后得免。帝崩,静帝尊后为皇太后,居弘圣宫。初,宣帝不豫,诏隋文帝入禁中侍疾。及大渐,刘昉、郑译等因矫诏以隋文帝受遗辅政。后初虽不预谋,然以嗣主幼冲,恐权在他族,不利于己,闻昉、译已行此诏,心甚悦。后知隋文有异图,意颇不平。及行禅代,愤惋愈甚。隋文内甚愧之。开皇初,封后为乐平公主。后又议夺其志,后誓不许,乃止。大业五年,从炀帝幸张掖,殂于河西。诏还京,所司备礼,祔葬后于定陵。

  宣帝后硃氏,名满月,吴人也。其家坐事,没入东宫。宣帝之为太子,后被选掌衣服,帝召幸之,遂生静帝。大象元年四月,立为天元帝后。七月,改为天皇后。二年二月,又改为天大皇后。后本非良家子,又年长于帝十余岁,疏贱无宠。以静帝故,特尊崇之,班亚杨皇后焉。宣帝崩,静帝尊后为帝太后。隋开皇元年二月,出俗为尼,改名法静。六年,殂,以尼礼葬于京城西。

  宣帝后陈氏,名月仪,自云颍川人,大将军山提之第八女也。大象元年六月,以选入宫,拜为德妃。月余日,立为天左皇后。二年二月,改为天左大皇后。三月,又诏以坤仪比德,土数惟五,四大皇后外,增置天中大皇后一人。于是以后为天中大皇后。帝崩,后出俗为尼,改名华光。后永徽初终。

  父山提,本尔硃兆之隶。仕齐,位特进、开府、东兗州刺史、谢阳王。武帝平齐,拜大将军,封淅阳公。大象元年,以后父超授上柱国,进鄅国公,除大宗伯。

  宣帝皇后元氏,名乐尚,河南洛阳人,开府晟之第二女也。年十五,被选入宫,拜贵妃。大象元年七月,立为天右皇后。二年二月,改为天右大皇后。帝崩,后出家为尼,改名华胜。初,后与陈皇后同时被选入宫,俱拜为妃;及升后,又同日受册。帝宠遇二后,礼数均等,年齿复同,特相亲爱。及为尼后,李、硃及尉迟后并相继殒殁,而二后贞观中尚存。

  后父晟,少以元氏宗室,拜开府。大象元年七月,以后父进位上柱国,封翼国公。

  宣帝皇后尉迟氏名繁炽,蜀公迥之孙女也。有美色。初适杞公亮子西阳公温,以宗妇例入朝,帝逼幸之。及亮谋逆,帝诛温,追后入宫,拜长贵妃。大象二年三月,立为天左大皇后。帝崩,后出俗为尼,改名华道。隋开皇十五年,殂。

  静帝司马皇后名令姬,柱国、荥阳公消难之女也。大象元年二月,宣帝传位于帝,七月为帝纳后为皇后。二年九月,隋文帝以后父奔陈,废后为庶人。后嫁为隋司州刺史李丹妻,贞观初犹存。

  隋文献皇后独孤氏,讳伽罗,河南洛阳人,周大司马、卫公信之女也。信见文帝有奇表,故以后妻焉。时年十四。帝与后相得,誓无异生之子。后姊为周明帝后,长女为周宣帝后;贵戚之盛,莫与为比,而后每谦卑自守。及周宣帝崩,隋文居禁中,总百揆。后使李圆通谓文帝曰:「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及帝受禅,立为皇后。

  突厥尝与中国交市,有明珠一箧,价直八百万;幽州总管阴寿白后市之。后曰:「当今戎狄屡寇,将士罢劳,未若以八百万分赏有功者。」百寮闻而毕贺。文帝甚宠惮之。帝每临朝,后辄与上方辇而进,至阁乃止。使宫官伺帝,政有所失,随则匡谏,多所弘益。候帝退朝而同反宴寝,相顾欣然。后早失二亲,常怀感慕,见公卿有父母者,每为致礼焉。有司奏曰:「《周礼》,百官之妻,命于王后。宪章在昔,请依古制。」后曰:「以妇人与政,或从此渐,不可开其源也。」不许。后每谓诸公主曰:「周家公主类无妇德,失礼于舅姑,离薄人骨肉,此不顺事,尔等当诫之。」后姑子都督崔长仁犯法当斩,文帝以后故免之。后曰:「国家之事,焉可顾私!」长仁竟坐死。异母弟陀以猫鬼巫蛊咒诅于后,坐当死。后三日不食,为之请命曰:「陀若蠹政害民者,不敢言。今坐为妾身,请其命。」陀于是减死一等。

  后雅性俭约。帝常合止利药,须胡粉一两,宫内不用,求之竟不得。又欲赐柱国刘嵩妻织成衣领,宫内亦无。上以后不好华丽,时齐七宝车及镜台绝巧丽,使毁车而以镜台赐后。后雅好读书,识达今古,凡言事皆与上意合,宫中称为二圣。尝梦周阿史那后,言受罪辛苦,求营功德。明日言之,上为立寺追福焉。后兄女,夫死于并州,后嫂以女有娠,请不赴葬。后曰:「妇人事夫,何容不往!其姑在,宜自谘之。」姑不许,女遂行。

  后颇仁爱,每闻大理决囚,未尝不流涕。然性尤妒忌,后宫莫敢进御。尉迟迥女孙有美色,先在宫中,帝于仁寿宫见而悦之,因得幸。后伺帝听朝,阴杀之。上大怒,单骑从苑中出,不由径路,入山谷间三十余里。高颎、杨素等追及,扣马谏。帝太息曰:「吾贵为天子,不得自由!」高颎曰:「陛下岂以一妇人而轻天下?」帝意少解,驻马良久,夜方还宫。后候上于阁内,及帝至,流涕拜谢。颎、素等和解之,上置酒极欢。后自此意颇折。

  初,后以高颎是父之家客,甚见亲礼。至是,闻颎谓己为一妇人,因以衔恨。又以颎夫人死,其妾生男,益不善之,渐加谮毁。帝亦每事唯后言是用。后见诸王及朝士有妾孕者,必劝帝斥之。时皇太子多内宠,妃元氏暴薨,后意太子爱妾云氏害之。由是讽帝,黜高颎,竟废太子立晋王广,皆后之谋也。

  仁寿二年八月甲子,日晕四重。己巳。太白犯轩辕。其夜,后崩于永安宫,时年五十九,葬于太陵。其后宣华夫人陈氏、容华夫人蔡氏俱有宠,帝颇惑之,由是发疾。及危笃,谓侍者曰「使皇后在,吾不及此」云。

  宣华夫人陈氏,陈宣帝女也。性聪慧,姿貌无双。及陈灭,配掖庭,后选入宫为嫔。时独孤皇后性妒,后宫罕得进御,唯陈氏有宠。炀帝之在籓也,阴有夺宗之计,规为内助,每致礼焉。进金蛇、金驼等物,以取媚于陈氏。皇太子废立之际,颇有力焉。及文献皇后崩,进位为贵人。专房擅宠,主断内事,六宫莫与为比。及帝大渐,遗诏拜为宣华夫人。初,帝寝疾于仁寿宫,夫人与皇太子同侍疾。平旦更衣,为太子所逼,夫人拒之得免。归于上所,上怪其神色有异,问之。夫人泣以实对。帝恚曰:「畜生何堪付大事,独孤诚误我!」意谓献皇后也。因呼兵部尚书柳述、黄门侍郎元岩曰:「呼我兒!」述等呼太子。帝曰:「勇也。」述、岩出阁为敕书讫,示左仆射杨素。素以白太子,太子遣张衡入寝殿,遂令夫人及后宫同侍疾者并就别室。俄闻上崩,而未发丧也。夫人与诸后宫相顾曰:「事变矣!」皆色动股粟。晡后,太子遣使者赍金合,帖纸于际,亲署封字,以赐夫人。夫人见,怕惧,以为鸩毒,不敢发。使者促之,乃发,见合中有同心结数枚。诸宫人相谓曰:「得免死矣!」陈氏恚而却坐,不肯致谢。诸宫人共逼之,乃拜使者。其夜,太子蒸焉。炀帝即位,出居仙都宫。寻召入,岁余而终,时年二十九。帝深悼之,为制《神伤赋》。

  容华夫人蔡氏,丹阳人也。陈灭。以选入宫,为世妇。容仪婉娆,帝甚悦之。以文献后故,希得进幸。後崩后,渐见宠遇,拜为贵人,参断宫掖,亚于陈氏。帝寝疾,加号容华夫人。帝崩後,亦为炀帝所蒸。

  炀帝愍皇后萧氏,梁明帝岿之女也。江南风俗,二月生子者不举。后以二月生,由是季父岌收养之。未岁,岌夫妻俱死,转养舅张轲家。轲甚贫窭,后躬亲劳苦。炀帝为晋王,文帝为选妃于梁,卜诸女皆不吉。岿乃迎后于舅氏,令使者占之,曰:「吉。」遂册为妃。

  后性婉顺,有智识,好学解属文,颇知占候,文帝大善之。炀帝甚宠敬焉。及帝嗣位,立为皇后。帝每游幸,未尝不随从。时后见帝失德,心知不可,不敢措言,因为《述志赋》以自寄焉。其词曰:

  承积善之余庆,备箕帚于皇庭。恐修名之不立,将负累于先灵。乃夙夜而匪懈,实夤惧于玄冥。虽自强而不息,亮愚蒙之多滞。思竭节于天衢,才追心而弗逮。实庸薄之多幸,荷隆宠之嘉惠。赖天高而地厚,属王道之升平。均二仪之覆载,与日月而齐明。乃春生而夏长,等品物而同荣。愿立志于恭俭,私自兢于诫盈。孰有念于知足,苟无希于滥名。惟至德之弘深,情弗迩于声色。感怀旧之余恩,求故剑于宸极。叨不世之殊眄,谬非才而奉职。何宠禄之逾分,抚胸襟而未识。虽沐浴于恩光,内惭惶而累息。顾微躬之寡昧,思令淑之良难。实不遑于启处,将有情而自安!若临深而履薄,心战粟其如寒。夫居高而必危,每处满而防溢。知恣夸之非道,乃摄生于冲谧。嗟宠辱之易惊,尚无为而抱一。履谦光而守志,且愿守乎容膝。珠帘玉箔之奇,金屋瑶台之美;虽时俗之崇丽,盖哲人之所鄙。愧絺绤之不工,岂丝竹而喧耳。知道德之可尊,明善恶之由己。荡嚣烦之俗虑,乃伏膺于经史。综箴诫以训心,观女图而作轨。遵古贤之令范,冀福禄之能绥。时循躬而三省,觉今是而昨非。嗤黄、老之损思,信为善之可归。慕周姒之遗风,美虞妃之圣则。仰先哲之高才,慕至人之休德。质非薄而难踪,心恬愉而去惑。乃平生之耿介,实礼义之所遵。虽生知之不敏,庶积行以成仁。惧达人之盖寡,谓何求而自陈。诚素志之难写,同绝笔于获麟。

  及帝幸江都,臣下离贰,有宫人白后曰:「外闻人人欲反。」后曰:「任汝奏之。」宫人言于帝,帝大怒曰:「非汝宜言!」乃斩之。后宫人复白后曰:「宿卫者往往偶语谋反。」后曰:「天下事一朝至此,势去已然,无可救也。何用言,徒令帝忧烦耳!」自是无复言者。

  及宇文化及之乱,随军至聊城。化及败,没于窦建德。建德妻曹氏妒悍,炀帝妃嫔美人并使出家,并后置于武强县。是时突厥处罗可汗方盛,其可贺敦即隋义城公主也,遣使迎后。建德不敢留,遂携其孙正道及诸女入于虏庭。大唐贞观四年,破突厥,皆以礼致之。归于京师,赐宅于兴道里。二十一年,殂。诏以皇后礼于扬州合葬于炀帝陵,谥曰愍。

  论曰:男女正位,人伦大纲。三代已还,逮于汉、晋,何尝不败于娇诐而兴于圣淑。至如后稷禀灵巨迹,神元生自天女,克昌来叶,异世同符。魏诸后妇人之识,无足论者。文明邪险,幸不坠国。灵后淫恣,卒亡天下。倾城之诫,其在兹乎。乙后迫于畏逼,有足伤矣。昔钩弋年少子幼,汉武所以行权,魏世遂为常制,子贵而其母必死。矫枉之义,不亦过乎!孝文终革其失,良有以也。

  神武肇兴齐业,武明追踪周乱。温公之败邦家,冯妃比迹褒后。然则污隆之义,盖有系焉。其余作孽为眚,外平内蠹,鉴之近代,于齐为甚。

  周氏粤自文皇,逮乎武帝,年逾二纪,世历四君。业非草昧之辰,事殊权宜之日。乃弃同即异,以夷乱华。汨婚姻之彝序,求豺狼之外利。既而报者倦矣,施者无厌。向之所谓和亲,未几已成仇敌。奇正之道,有异于斯。于时武皇虽受制于人,未亲庶政,而谋士韫奇,直臣钳口,过矣哉!而历观前载,以外戚而居宰辅者多矣;而倾汉室者王族,丧周家者杨氏,何灭亡之祸,若合契焉。

  隋文取鉴于已远,大革前失,故母后之家不罹祸故。独孤权无吕、霍,获全仁寿之前;萧氏势异梁、窦,不倾大业之后。至或不陨旧基,或更隆克构,岂非处之以道,其所致然乎?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发布于人物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列传第二,补列传第一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